226289_10150184099259010_118456194009_7211650_5839929_n.jpg  

千呼萬喚,碗都不知道敲破幾個了,終於在九月九日十九點,看到了賽德克巴萊之太陽旗,當電影最後打出字幕的時候,真的很震撼~不對,應該說從電影一開始就覺得很震撼!!!

前面的震撼,是因為帶著現代的角度去看少年莫那魯道,無法理解年輕的莫那滿身的狂傲是來自何方;面半段的震撼,是因為理解了中年莫那對於即將被異族消滅的文明與靈魂,心中的憤怒與隱忍,終於在一次與日本駐警的衝突下,演變成殺戮的"霧社事件"。

我看完後,對於文明與野蠻的定義,感觸很多,一個自以為文明的文明,想要消滅另外一個文明,這是文明的? 還是野蠻的?

在日本人眼中,那些只會出草打獵,喝酒買醉的"生蕃",是野蠻的;但在賽德克人心中,被迫砍筏山裡看著祖先長大的森林,失去前人遺留的獵場,帶著一張乾淨的臉去到祖靈面前,讓自己的文明在手中消失,那種外來的"文明",才是野蠻。

所以,看這部電影,先不要帶著文明的成見去看這部電影,因為那會無法理解這個故事所想呈現的精神。

而這也是一開始,我只覺得少年莫那雖然驍勇善戰,但卻無法理解賽德克與其他部落間,為什麼不好好"和平相處,反而要殺來殺去"XD

年輕的莫那,或許是頭目之子,是賽德克族的英雄,但卻不是現代人,至少,不是我可以理解與認同的英雄。

他野蠻、狂妄、眼高於頂。因為他身手矯健,他所獵下的人頭是族人第一,他能在湍急的溪流中與野豬搏鬥,也能在山林裡悄無聲息的獵殺人頭,然後用睥睨的眼光,嘲笑其他部落。

他如獵豹一樣,可以猛的從岸邊竄出,讓你好奇自己的人頭怎麼會在地上滾;他痛恨有人跑在他的前面,因為他是頭目之子,他是莫那魯道。

但,他是賽德克族,一個在他們的文明下,以這種我們覺得很野蠻的方法,證明自己是勇士,能在臉上留下深黑的圖騰,在死後,走過彩虹橋,與被他獵殺的人一起在祖靈的獵場,成為永世的朋友。

這種與我所接受的文明教育完全相反而且無法想像的文化,透過電影逼近真實的畫面所呈現的結果,不被震撼到才怪。

當不屈就異族文明的原住民在深山的獵場打獵出草,樂天知命時,電影的下一個場景,就是日本人殖民台灣,對著霧社深山豐富的林產虎視眈眈。

要砍伐祖靈守護的森林,剷平賴以為生的牧場,不讓山裡的族人用獵物與平地的漢人交易,賽德克與其他的部落當然會反抗,因為這是生死交關種族滅亡的事情,換作是誰都會反抗。

不知道該說聰明還是狡猾,日本人利用干卓萬這個與莫那仇視的部落,解除了莫那的心防,趁著他們酒醉之際,攻下了馬赫坡。

看著自己的部落,掛上了太陽旗,祖靈留下的獵場成為異族生財的林場,親愛的父親死在自己的背上,年輕的莫那,有著深深的仇恨與不甘心。

情勢比人強,就算是最強的勇士,也無法抵擋大砲子彈,日本人讓他們歸順,雖然保留了部落,但男人卻得開始搬運林木,女人成為幫傭,小孩必須接受日本教育,說日本話,每日工作賺到的錢,只夠買酒喝。

隱忍了二十年,莫那變了,變老了,勇氣似乎也沒有了。

花岡一郎與花岡二郎,穿著日本警察的制服,卻是馬赫坡出身的賽德克族,日本人瞧不起他們,因為他們是生蕃警察;賽德克族瞧不起他們,因為他們拋棄了自己的族服,歸順了異族。

這兩個人根本就是最典型的悲劇人物。

中年莫那與花岡一郎在溪邊長談的一幕,完全扭轉了我對這部電影的想法,也翻轉了少年莫那給我的印象。

在這段之後,莫那的頭目角色整個鮮明了起來,他與一郎間的對話及之後與父親靈魂合唱的地方,讓人動容,若站在莫那或賽德克族的角度,就可以體會到事件的發生,其實就是太多不應該同時發生的人事物累積在一起,達到燃點,然後爆炸。

花岡一郎問莫那:為什麼就不能再忍二十年,到那個時候,我的孩子,你的孫子..........

莫那替代一郎回答:就可以完全忘記祖先? 就可以變成日本人?

"頭目,被日本人統治不好嗎? 至少我們現在平平安安的過生活,有學校,有郵局,不用再像以前一樣必須出草才能生存,頭目,被日本人統治真的不好嗎?"

"被日本人統治,好嗎?"

莫那說"男人被迫彎腰搬木頭,女人被迫跪著幫傭陪酒,工作該領的錢全進了日本警察的口袋,我這個頭目每天醉酒假裝看不見聽不見,我還能怎樣? 學校、郵局、商店有讓族人生活過的更好嗎? 我卻只覺得讓我們自己看到自己有多貧窮而已?"

這幾句話,中年莫那用他那威嚴無奈的神情,演得真的太好了。

雖然是輕描淡寫的幾句,卻是壓抑了二十年所講出來的,背後的辛酸血淚,如果仔細思考就會瞭解莫那的心中,隱藏了多少的憤恨與不平,他每天喝酒抽菸斗,隱忍了二十年,他的孩子,部落的年輕人,都忍不下去了,他在等,等那個臨界點,等一個好時機,等那個點燃引信的人,如果這三個元素,沒有同時爆發,或許,他真的會再忍二十年。

但歷史就是這樣,三元素在同一時間產生了無可避免的化學作用,於是,他結合其他五個部落,在公學校開運動會,所有日本人都會集結的時候,出草了!!

一場腥風血雨暴發了,然後~~~~~請待續(倒)!!!

當情緒整個高張到一個要爆炸的點,卻突然中斷的時候,真的很想殺人大喊,給我下集(刀出鞘)!!

導演你真是太壞心了(哭)

但不得不說,魏導找了一個好演員來演出少年莫那。

175730_10150264774624010_118456194009_7938708_7260936_o.jpg  

天殺的,這位大慶先生,獵個山豬衣服也穿多一點啊(羞)

真的,如果看過電影裡少年莫那的身手,相信很多人會為他傾倒被他懾服,這人真的跟獵豹一樣,超強。

重點是他的眼神,真的好利好殺好狂妄,目中無人到連年紀小小的鐵木瓦力斯都看不下去,發下狠話要殺了他。

水中有一幕好厲害,動作很精彩的讓現場發出讚嘆聲耶,這一段沒有剪成五分鐘預告真的太對了,要欣賞的話只能進戲院。

再來就是中年莫那。

少年莫那的出場戲份大概只有上集的一半,與之不同的,中年莫那,真的是那種超有氣勢氣魄領導力與勇氣的部落頭目耶。

257209_10150214501984010_118456194009_7495686_5513894_o.jpg  

現實生活中,你真實的身份真的是牧師嗎? 

對著小警察說:你用這種無禮的角度看我,不怕我刺瞎你的雙眼嗎?

對著小黑狗大喝一聲,小黑狗馬上乖乖聽話。

對著花岡一郎談日本人的統治,掐著一郎的脖子,告訴他什麼叫野蠻的驕傲,林慶台牧師活生生就是頭目啊,超厲害的,怪不得所有看過試片、特映會的觀眾,都對這兩位大小莫那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

其他的部落演員也表現得很好,與其說是導演會選角,不如說請原住民朋友演自己是最厲害的一招,而那些真正的明星,也不能怪她們表現不搶眼,因為他們分到的戲分真的太少了,少到我親姑看完後,居然沒有發現演鐵木瓦力斯的。就是馬志翔XDDD

因為散場後他問:馬志翔不是有演嗎? 怎麼沒看到!!

我笑翻了,孩子!! 他有演啊!!

很多親姑說很怕看這部電影,因為怕殺人啊,出草啊太血腥,加上之前的新聞,大家都說太殺戮,還說威尼斯的外國媒體都嚇到倒抽半口氣,但不知道是我噴血的醫龍看太多了,還是怎樣,我覺得還好啊~~血噴的不多,人頭用想的也知道是假的(XDD),不懂外國人可以忍受CSI那逼真又血淋淋的屍體,卻要對這部電影裡的爭戰場面下一個"嗜殺"的評語是怎樣。

所以安心去看啦!!!!

再來就是配樂,真的只有一個字形容~~讚!!

原住民的好歌喉是大家都知道的,但巧妙的在殺戮的場面,用女人的歌聲緩緩唱著歌曲,還滿有吳宇森的fu(果然監製不是掛假的XDD),就像變臉的槍林彈雨,卻要配上古典音樂一樣,混搭卻又超搭。

一定要用心聆賞莫那與父親的二部合唱,在莫那的獵場裡,空靈的溪流邊,唱著"我們是真正的賽德克,巴萊喔,我們在山裡追獵,在部落裡分食,在溪流裡取水.....",幾段話就描繪出賽德克人的生活,他們傳承了好久的文化與文明。

這裡真的很感人。

然後啊~~我都不知道原來台灣這樣美!!

真的非常漂亮,這不是好萊塢那種用電腦特效做出來的動畫效果,是劇組翻山越嶺,帶著大隊人馬去拍攝回來的,非常非常壯觀。

要說缺點的話,就是動畫了,聽說有些動物的畫面是電腦特效,雖然也算是逼真,但...........

很慘烈的戰爭情節中,也穿插了一些笑點,當然有些人就覺得在戰爭中出現笑點很不應該,但我卻覺得某種程度上,這也反映了原住民族那種樂天的性格,他們本來就不是嚴肅兮兮的啊,慶典時會喝酒唱歌殺豬宰羊,遇到朋友會請客喝酒不醉不歸,就算是征戰中,部落性格也一樣表露無遺,似乎沒有什麼不好。

心得很亂的亂寫一通,或許等彩虹橋哭完後會有不一樣的想法,到時候再來補充。

最後啊,提醒那些腿很長脖子很長自以為很高挑的朋友們,看這部電影的時候,留一點空間讓後排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字幕,這電影啊,除了不超過十句的台語之外,就是日語跟原住民語,沒有字幕的話,是看不懂莫那大喊"賽德克巴萊可以輸去他的身體,但是一定要贏的靈魂"的。

坐太高脖子伸得太長然後頭又大的人,擋到後面這個脾氣不怎麼好的觀眾,好想學莫那那句"沒有人可以跑在我前面"一樣,大喊"沒有人可以擋在我前面"XDDDDDDDD

(圖片:來自賽德克巴萊facebook,台詞來自:原著小說)

---------------------------------------------------------------------------------------------

911補充:

我跟某位親姑很常約去看電影,但很多時候看完電影,都是直接在電影院門口就say good-bye,就算隔天碰面也很少會再討論前一日的電影,但這部賽德克巴萊,卻是一結束後,跟我們一起去看的親姑的同事,就衝到我面前說: 下集要記得約我!!!

對,下集要相約一起去看,已經成了通關密語XDD

然後昨天我們去看文博會展覽的時候,花了好多的時間,在討論這一部電影所帶來的震撼與衝擊。

還有感動!!

我很坦白的說:我不喜歡年輕的莫那,實在太囂張跋扈與不可理喻,但回頭想想,莫那十五歲第一次出草,就成功的獵下兩個人頭,這對賽德克一族而言,是多麼的榮耀,更何況他是頭目之子,這種種的一切真的很難讓他變得謙遜吧。

我們討論很多關於這部上集的內容與感想,然後在誠品書店,就買了"電影巴萊"這本周邊商品。

264頁全彩的"電影學書",紀錄了從夢想的起始到拍攝過程,包括選角、導演、攝影、美術、服裝、動作設計、場景、勘景等等所有拍攝電影所會遇到的事項。

買他的初衷只是想留作紀念,但回家後,一頁頁的翻下去,居然也認真的把這本264頁全彩的電影書給看完了。

可是.......這本電影書也"太不真實了XDDD"

會說不真實,是因為他呈現了拍攝電影所成就的偉大,但卻沒有透露太多在拍攝過程中,全體的工作人員,是用什麼方法克服想像不到的困境,是在什麼惡劣的環境下完成這一部堪稱國片史的里程碑。(其實也不用透露太多,因為用想的也可以想像得到)

困難與痛苦,在拍攝當下,或許是苦澀難耐(聽說有人選擇離開,但有更多人頂了上來),一但功德圓滿,所有的折磨或許都轉化為甜美的果實,回想起來,是酸中帶甜,苦中帶甘吧。

那天看完電影,就把前兩年買的小說再拿出來翻了一下,導演與劇組的努力真的沒有白費,讀著書中的情節,電影一幕幕的畫面就清晰可見,連序曲少年莫那飛奔溪流與敵人搏鬥的畫面都歷歷在目,對於電影裡無法呈現的很多內心想法與背景介紹,透過文字的補充,可以更加深度的理解魏導如此中規中矩的呈現史實的原因。

所以,這本電影書,跟原著小說一樣,都很推薦喜歡賽德克的朋友可以買來閱讀與收藏。

文章標籤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