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去聽音樂會,演奏了唐吉珂德、蕭邦跟柴可夫斯基,弦樂團與鋼琴演奏都很不賴。

比較糟糕的是觀眾,明明都叫你樂章與樂章間不要鼓掌,還是狂鼓掌;明明叫你手機關靜電,還是前排響、後排講。

但鋼琴家的蕭邦鋼琴協奏曲演譯的真不賴,雖然弦樂團再第二樂章似乎有點各彈各的,有點糊掉,但第三樂章又拉回來了。

結束後,跟友達去搭車。

繞著兩廳院的外圍,走了一圈,搭捷運轉公車回家。

到家門前,已經十一點了。

有寒流,夜又深,整個巷子冷清清又黑嘛嘛。

在這樣昏暗不明的時刻,連天上有烏鴉飛都很難看到,居然,讓我在那一瞬間,看到地上很眼熟的東西。

咦~~那好像是錢啊?

本來想說是不是廣告宣傳用紙,但走近一看,又像真的耶。

彎腰拾起,噗,居然是三百元耶~~~

這年頭,走在路上要能撿到錢,不容易;要一口氣撿到三百元,更不容易(吧?)

應該要路不拾遺,應該要拾金不昧,應該要去波麗士大人那裏報告,應該要這樣要那樣,但我還是默默的揀起那錢,現在它們乖乖的躺在沙發前的矮几上~~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