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想像,這是一本青少年讀物,卻讓我讀的津津有味,半夜一點眼酸手酸的,還是把它一口氣讀完。

作者安德魯克萊門斯(Andrew Clement),出版過幾本跟校園題材有關的書籍,我們叫他粉靈豆,是其中一本我看過的。

這是擺在友達家桌子上的一本小冊子,那天去拜訪時,友達說很好看,我有睡前閱讀的習慣,不管是漫畫、小說,都會拿來讀,面對友達家架上一堆"策略、管理、品質哇拉拉的"我看了就肅然起敬的書,豪不猶豫的就拿了桌上這本校園叢書,躺在床上看了起來。

一看就不放手。

主人翁是一位叫做尼克的男孩。

初登場時,尼克才三年級,腦海中總有著萬千想法的尼克,在很多師長或父母眼中,可能會是個問題學生。

為了在嚴寒的冬天,享受熱帶島嶼南洋沙灘的風情,三年級的尼克,要全班同學拿綠色與咖啡色彩帶作成一株株的棕梠樹,在教室裡灑了五杯白色的沙子,將暖氣調整到32度,脫去上衣,穿上短褲,尼克跟他的三年級的同學,將教室想像成熱情沙灘,打起了沙灘排球。

這樣幾近於"找麻煩"的舉動,反而勾起我對這本書的興趣。

五年級時,尼克必然的會遇到全校學生最害怕的英文老師葛蘭潔,大家都說他有"透視眼"。

為了躲避恐怖的家庭作業,尼克問了葛蘭潔關於字典的問題,希望藉由葛蘭潔解答他問題的時間,拖延交代家庭作業的時間。

沒想到,他的小小心機被識破就算了,家庭作業沒有減少,還少了一個"在下回上課前要作個跟字典有關的簡短報告"。

為了這個"簡短的報告",尼克讀遍了家中所有的字典,偶然間發現一篇文章,講到文字的奧祕和來源,尼克突然靈光乍現,決定了一個偉大的計畫:他要發明一個「新字」。

為了挑戰葛蘭潔老師,尼克發明了"Frindle"來取代"pen"。

從此,尼克與葛蘭潔老師的戰爭就此爆發。

故事很生動有趣,故事的過程也佈滿了起伏。

故事的結局,卻是讓人暖入了心。

安德魯藉由Frindle,闡述"創造性思想"與"文字的力量"。在教育學家的觀點與角度,這肯定是值得大肆研究深入探討的問題。

但就一個非教育背景的讀者,你可以津津有味的透過五年級學生與這個Frindle事件所引發的爆炸性話題,窺就成人世界與兒童單純心靈間的差異。

尼克是幸運的,因為他有一對好父母;他在一個師長還算明理崇尚學生有自由思考意志的學校,雖然這個學校的師長也曾想要阻止他這荒謬的行為。

如果是在一個偏差的環境,我想尼克會被當成問題學生,會被迫收斂,被壓抑,甚至被孤立、被排擠,甚至被要求離開。

幸好,作者沒有在故事裡參雜了太多不需要的旁支末節,把故事弄得太複雜而失去想轉述的重點,僅僅是將尼克所創造的"Frindle"事件,變成了地方報紙的頭條,CNN的頭條,讓他的Frindle,成為家喻戶曉的"新名詞"。

這是有趣的,反世俗的。

誰說"豬",指的就是"豬"呢?

這種約定成俗的用法,為何不能被改變呢?

只要大家認同,豬有可能變成"書"的代名詞;文字與語言,原本就是用來辨識與溝通的,當大家都講好了,那"書"就是"書","豬"也變成"豬"了。

葛蘭潔老師不過是想傳達這樣的概念,而尼克不過是把它附諸實行。

我ㄧ直把尼克的形象跟囧男孩裡的一號跟二號重疊在一起,純真的思想,真的很可貴。

能傳達這種純真思想,又極富教育意義,同時以趣味詼諧的手法將一個個故事與人物描寫的這樣有趣,Andrew Clement真的很厲害。

他還有其他的作品:"不要講話"跟"成績單",找時間要來讀一讀。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