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題目的時候,不要急衝衝打電話來慰問或寫mail來恥笑,我完全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的活蹦亂跳的很。

其實是因為前一陣子嘴巴賤去咬手指,把指甲旁邊的肉跟指甲咬到有點分離,十指連心啊,很痛,但因為是小傷,所以本來不想理他,不過猛然想起在某一年某個夏天的某一天有一個某人因為小傷口引發蜂窩性組織炎的事情,所以還是乖乖的回房間拿出我的萬用ok繃,仔仔細細的把傷口包紮的密不通風,深怕英國的牛啊、雞啊、豬呀身上有某種不明物體。

所以以下大概可說是回憶錄,知道的人回憶一下,不知道的人就警惕一下,啊~~~~~~~那個某人~~~~~~~就包涵一下了。

某人啊因為貪吃櫻桃,所以不小心咬到櫻桃子,某天晚上,當某人吃完了一碗公的荔枝加一大碗本宮現打之當季芒果牛奶冰後,睡前某人就覺得牙齒怪怪的,因為有蛀牙,所以以為是牙痛。但天已黑、夜已深,某人心想再怎樣也等到明天,如果還是痛再看牙醫吧。

但隔天一大早,因為本宮要出門上班了,所以就繞到某人房間使出無影腿較某人起床,結果某人說:他牙齒痛。我低頭ㄧ看:噗嗤,當場笑翻了,因為某人的臉腫了一大邊。那種腫啊,就是如果你塞ㄧ顆滷蛋到嘴巴裡那樣,很腫。

沒辦法,打電話問人附近哪裡有牙醫,順便請了半天假要帶某人去看醫生。我跟某人啊,刷牙洗臉後就出發去看牙醫。因為天很早,所以牙醫診所生意冷清,很快就輪到我們了。

本來以為是牙痛引發的腫,但是醫生一看到某人的腫,又看看口腔後,馬上說:這是蜂窩性組織炎喔。

蜂窩性組織炎????那是啥???我們只能點頭表示我們懂了。

然後醫生問某人有沒有發燒,某人說:沒有。然後醫生說要開處方簽給我們,叫我們去藥局買藥,之後,醫生連說了三遍:如果發燒了要立刻到醫院掛急診住院喔~~我發誓他真的講了三遍。

發燒幹嘛去醫院住院啊,其實我們半知半解,但是心中隱約起了疙瘩,所以立刻驅車前往藥局去乖乖領藥。到了藥局,跟藥劑師說要拿藥,然後說牙醫說那是蜂窩性組織炎。

藥劑師看著某人臉上的腫塊,好心的跟我們講了ㄧ句:我覺得妳們還是到大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

那個時候,我跟某人兩個人心中都覺得奇怪,我聽說過蜂窩性組織炎,但不知道那到底會怎樣。拿了藥回家的路上左思右想覺得不對勁,七月的大熱天,走在驕陽之下我卻覺得冷。所以當下就跟某人決定直接前往長庚去檢查。

到了長庚,我想去過大醫院的知道,一連串的預約、掛號等等,搞的我們火氣上身。櫃檯的人幫我們掛了牙科,那天的門診好像是排到主任之類的,我也不太記得,只記得上去之後又開始等號碼。然後輪到我們,醫生二話不說,一看就說叫我們去某某地方照X光,我們又乖乖的去排隊照X光。

等很久喔,那個X光,都等到過了中午了,眼看我的公司就在對面,但我不能去上班,因為一定要知道某人的蜂窩性組織炎到底是怎樣。拿了牙齒 的X光,好可愛喔,小小的一張,上面有ㄧ排牙齒,又乖乖的拿回醫生那裡解密。

這次是ㄧ個年輕醫生(大概是實習醫生之類的)看X光,他看了一下,就說:有蛀牙~~,這是某人心中的OS響起(這是事後某人跟我說的):廢話,我也知道有蛀牙啊,這種事情需要照X光嗎?問我就知道啦。

接著又用儀器東檢查西檢查,然後跑出一堆數據。之後那個大醫生,就看看那些數據,然後說:要打針還是要吃藥??

我跟某人被這句話弄傻眼??

阿~~大夫,我們是來看病了ㄋㄟ??你才是大夫吧,啊怎麼會問我們要吃藥還是打針??啊要不要順便問我們要吃哪種藥或打哪種針?

以上是我跟某人同時閃過的OS,之後再互相討論比照,發現我跟某人真不愧是那個啊~~~~~

然後一陣亂七八糟之後,我們就跟大夫說,想在台北把這個怪病治好,所以應該怎樣醫治就怎樣醫治,然後醫生說:了解,那就早上九點跟下午五點都要來醫院打針,至少要打到消腫為止喔。

然後我們就乖乖的到急診室那裡打針。我們以為是皮下注射,就是那種往你手臂或屁股肉多的地方ㄧ插的那種針,結果不是耶,是靜脈注射,好大的ㄧ根針,就這樣插進某人的血管裡,我ㄧ想到某人ㄧ天要來個兩餐,就覺得很心疼。

所以某人就跟家人請假,說要乖乖呆在台北把這個腫治好,某人也跟他同事講了說得了蜂窩性組織炎,醫生說要在台北連續打針才會好。某人的同事這個時候發揮高度的同事愛,紛紛上網查詢什麼是蜂窩性組織炎,然後到底會怎樣怎樣之類的,批哩趴啦的各種資訊不停的傳進來,然後我們得到下面結論:

1. 這是ㄧ種細菌傳染,也就是說那個櫻桃上可能有細菌

2. 如果不好好治會讓組織壞死

3. 因為細菌太多種,所以醫生在打針的時候,是會依據經驗判斷是哪種細菌,所以施打抗生素,如果猜對,就會有效。

4.  最重要的是,如果不好好處理,會使人。

因為某人的傷口離頭部太近(其實就在頭部),所以第一個牙醫才會千叮嚀萬叮嚀如果發燒要馬上住院,這下我們明白了。也開始害怕起來,買了溫度計每三十分鐘就量體溫,中午也不敢隨便亂睡午覺。

後來某人的同學知道這件事,就打電話給某人說,叫我們去安和路上ㄧ家牙醫診所再看一遍,說那個牙醫生兄弟兩個問診都很仔細,我們也可以把我們的問題跟怎樣照料身體等跟他諮詢。所以,某人的同學跟她老公晚上就開車載我們去。

我很清楚記得當某人的同學看到某人的臉時,當場也是按耐不住很不客氣也沒有同情心的噗嗤笑了出來。

果然那個牙醫師兄弟其中ㄓㄧ,非常有耐心,仔細的檢查了。我們還跟他講了今天一整天的醫療史,也講了吃了哪些藥打了哪些針,還發現長庚的醫生是他同學耶。

果然某人按耐不住,居然跟晚上的牙醫說:你要不要去勸勸你同學,他看病看的很不仔細耶~~嗯嗯,我勒,我站在旁邊,臉上好幾條線。但晚上的牙醫生EQ很好,還跟他說好,他會跟他講之類的。之後,我們就按照以前看病的經驗,最後一定會問,那請問要注意什麼?比如說可以吃什麼不能吃什麼之類的病人手則第一條遵守事項。

結果晚上的牙醫說,其實也還好,但是最好不要吃荔枝。

某人跟我臉上黑ㄧ片,因為某人來台北天天一碗公荔枝。晚上的醫生心地果然善良,為了不要讓我們太難過,又補充加強了一樣,說:其實荔枝也還好啦,最毒的是芒果。

當場我笑到快翻桌,某人則是臉色鐵青跟醫生招認:但是我也天天吃芒果牛奶冰。

晚上的醫生終於忍不住笑出來了。

最後,某人的臉在第三天及第四天終於消了。遺憾的是,那時本來想幫某人拍照留念的,無奈相機沒電,等想起來的時候,腫已經消了。

心得與結論是:小傷口真的要注意,還有,網路上的醫療常識看看就好,有些寫的很恐怖,但只要多注意,也不用太擔心,自己嚇自己。

體驗:找對醫生真的很重要。


續集:在這個夏天之後的某一年的夏天,有ㄧ天大家興高采烈吃著當季水果荔枝的時候,我熱心的拿給某人嚐,換來某人冷冷一句:蜂窩性組織炎。XD,我當場爆笑。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