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會延續第一二回的揭發假帳的戲路,但到了第三回,劇情開始鋪陳開來。第一二回的假帳風波,都是為了後續銀行、企業、會計師與日本財政監理機構四方衝突而來。

在第二回中,發現飛鳥屋從事虛假交易及高估資產的若衫健司,執意要對飛鳥屋之決算書表出具否定意見,卻遭到主查的吉野晴喜的否定,在現實的考量下,吉野對飛鳥屋的報表還是出具了無保留意見,因為CHANGE裡的朝倉總理教大家講話要用小學五年級都聽的懂的方式表達(哈),所以簡單的說,這個無保留意見,就是會計師對企業的財務報表所列式的數據與各接露的項目沒有表示不同意的地方。

當然,因為會計師都認為"公司的帳務沒有太大的問題",那投資人就會依據這樣的財務資訊,進行投資。

若衫與山中兩個熱血會計師對於吉野這樣的決定,雖然不恥,卻也無可奈何。

在事務所的安排下,他們兩人甚至跟著吉野組成了團隊去查核一家新上市兩年的電腦軟體設計公司-Windmell。

若衫與山中兩人對於這家公司營業的巨額成長感到疑惑,從帳面上卻又查不出奇怪的地方,於是建司與小茜兩個人,又跑到"現場"去,也就是到Windmell的客戶端,去了解產品實際的銷售情況。

奉行查帳就要到現場的兩人,發現了Windmell是利用連環假帳來虛增公司的營收,無奈的是,吉野仍然對於這樣的情況不聞不問,執意的出具"無保留意見"。

就在事後,Windmell被告發作假帳,吉野整個人傻了。

另一方便,因為飛鳥屋事件的東都銀行的查帳期間也將到來,篠原理事長指派了吉野為主查,因為他相信吉野不會讓他失望,他也相信,吉野能考慮到一但東都銀行爆發財務危機對於日本經濟或他們事務所可能產生的傷害。

吉野同意擔任主查的條件之一,就是讓若衫健司與山中茜加入他的團隊。

終於,東都銀行蓄意隱瞞3000億不良債權的手法,被健司跟小茜識破了,雖然東都銀行的經營企劃室長須賀昭弘苦苦哀求會計師手下留情,但吉野似乎是受了Windmell倒閉的刺激,發現了不應該對不法企業的不法手段置之不理,在對東都銀行的決算書表,出乎所有人意外的他出具了否定意見。

無法承受銀行即將面臨司法調查的壓力或員工生計的問題,須賀昭弘在獲知吉野的這樣決定時,選擇了跳樓結束他的生命。(ps. 飾演須賀昭弘的不是別人,就是野田妹的爸爸啊,野田爸史的好慘啊~~~(倒)

很多人看到因為審計而鬧出人命,都覺得不可思議,但如果就日本的民族性而言,這樣的事件發生在日本真的有可能會讓人切腹自殺來謝罪的啊~~

東都銀行的假帳風波,終於鬧上檯面,日本的財政廳、檢察廳都盯上了銀行與事務所。同時,也被媒體批露會計師事務所蓄意隱瞞客戶假帳的新聞,就在日本會計師事務所決定採取風險改革措施時,檢察官到了事務所展開蒐證,並羈押了篠原理事長。

事務所招到搜索、理事長被羈押,代表著日本會計師事務所走入了末途,趁勢而起的小野寺直人接管了這個事務所,改名為PSPERANZA,誓言新的事務所將執行"嚴格審計",以專業贏回市場對事務所的信心,這是小野寺對留下來的員工所宣示的。

究竟會計師是要為國家的經濟發展著想,讓有成長機會跟空間的企業,以作假帳的方式,在市場上經營;亦或是要本著會計師的專業與道德,揪出作假帳的企業訴諸於公眾,導致人命的折損與企業員工的失業呢?

第三四回裡,糾葛著這樣的辨證。

處於其中的山中無法從須賀昭弘的自殺中脫離出來,他選擇離開事務所;出具否定意見的吉野,則抵不過良心上的譴責,選擇的逃避,他知道這件事他有很大的責任,因為他放任事務所對東都十年間的不實報表出具不當的意見,導致這樣的後果;留下來的若衫與小野寺,則為了理想中的審計專業持續努力著。

很不幸的,在現實與理想中漂浮的小野寺,慢慢的也步上了篠原理事長的后路。

(寫的好累~~續~~五六回之完結篇)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