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風雲真的好看啊,姊看的不是醫院的故事,看的是人性。

2016-01-17_114311.png 

一口氣從ep 34寫到ep 40不是我要偷懶(指,明明就是),而是這救衛崢、鬥夏江這一段真的是一氣呵成,一秒都沒辦法讓我停下來的狂看狂蕊啊。

我們宗主怎麼可以身體那樣差,智謀卻那樣厲害,害我就算是重蕊,都蕊的好緊張XDDDD

2016-01-13_201408.png 

跟蕭景琰吵完架後,嘴巴上說要硬搶衛崢,但梅長蘇還是得耐心地等,這件事,若少了夏冬相助是無法成功的。 

一邊等,我們宗主一邊調養身體,一邊籌謀,一邊過新年, 一邊還要鬥小孩玩XD

2016-01-13_201441.png 

是說小飛流真的越看越古錐啊,跟宗主越來越像是怎麼一回事(大笑)。

----------------------------------------------------------------------------

說是硬搶,其實是智鬥,這一段故事真的風起雲湧,梅長蘇不但得跟夏江鬥,還得跟皇帝鬥;不光他一個人在裡裡外外的戰鬥,這一回合,他還把好多人一起拖下水請來幫忙,除了主將蕭景琰外,還有言闕言侯爺、小豫津以及夏冬,蒙大統領負責跑腿、紀王爺主攻打小報告。

可恨的是賢內助霓凰郡主都沒辦法幫忙因為林殊哥哥不讓她捲進來,把她丟的遠遠的了XDD

另外一條主線,就是在芷蘿宮的靜妃娘娘,也踮踮吃三碗公的智取內賊,無意間大大幫了景琰,靜妃娘娘的心思與手段真的非常高明,真的讓我忍不住要再抱怨一下,蕭景琰要是有他娘那樣的聰慧,我們宗主就可以不用那樣累了XDD

夏江可不是謝玉,本來前半看覺得謝玉是魔王,但跟夏江比起來,謝玉就好像閻羅王面前的小鬼一樣,隨便一掐就魂飛魄散了,對付謝玉,我們宗主根本不用出門,就躺在蘇宅的榻子上就可以扳倒他。

但夏江不同,夏江這回擒拿衛崢,就是擺明衝著蕭景琰來的。

既然是有所目的,他自然有所計畫,衛崢這件事情他奪得先機,首先,他是逆犯,而且是皇帝心中永遠的痛,當朝大禁忌-赤焰案的逆犯,只要蕭景琰敢動手,他就有把握要讓他一劍斃命;再者,夏江是個老狐狸,手段更是狠毒,加上他皇恩在身,受盡恩寵,從來不涉黨爭,所以皇帝對他信任有加,幾乎是言聽計從。

梅長蘇要搶奪衛崢,智取夏江,保全靖王,又得要全身而退,這一仗不好打,他面臨好多困難要一一突破。

第一,要如何攻入懸鏡司的地牢就是一大難題。

懸鏡司的地牢跟銅牆鐵壁一樣,不但易守難攻,還機關重重,光夏江跟她三個春秋冬掌鏡使,就很難對付,畢竟這些人沒有三兩三是無法擔任起掌鏡使這樣重大的責任,沒有一支軍隊根本攻不下,而梅長蘇既然要救一個衛崢,就不希望江左盟或藥王谷有任何弟兄死傷。

只是打仗啊,哪有不見血光?

再來,就算攻入懸鏡司,也不見得救得了人,雖說夏冬會成為內應,但光憑春夏秋這三人加上一堆少掌使,也不見得能把人救出來,所以最好的方法,是把這些人都引開,引蛇出洞,就好辦事。

於是,言侯、豫津跟夏冬,就扮演了印度吹蛇人的角色,把他們一個一個引出懸鏡司。

但是,夏江何許人也,他可是懸鏡司首尊,是當初那個一手使出陰毒詭計,滅了一個祁皇長子、毀了一個百年帥府、坑殺了一支七萬赤焰雄軍的厲害角色。一有風吹草動,他肯定會起疑心,以他狠毒辛辣的行事作風,攻入懸鏡司地牢,絕對是他樂於見到的結果,而本來他就是在等著有人攻打地牢,所以,他有可能把衛崢關在懸鏡司等人家去救嗎? 他有可能把人引進了地牢,然後又讓人有可以全身而退的機會嗎? 

就算夏冬曾經親自探監,梅長蘇也堵上夏江絕對不會心腸那樣好的把衛崢留在天牢裡,而且,他賭上夏江肯定會在牢裡設下陷阱,讓前往救人的一幫英雄好漢退無可退,甚至全員被殲滅。

七萬雄兵他都可以殺之如螻蟻,更何況是區區數十人?

但是,衛崢若不在懸鏡司,那夏江會把人轉到何處? 這一點梅長蘇就猜不到了,京城裡所有可能的地方他都想過,夏江理當不會將人藏在一個遍布江左盟眼線的場所,只有官署最有可能,偏偏他千思萬想卻猜不著。

猜不著沒關係,咱們就請夏江大人自己帶我們去找人

於是,言侯寫了一封信給夏江,告訴他有一個他最想找的人的下落,明明知道這時候收到言侯的一封信,絕對有鬼,但是那個人,卻是夏江心中的痛,不管如何,他都要出城一見言侯,他也賭定了,賭靖王會有所行動,他要的,就是靖王的動。

言侯跟豫津,知道梅長蘇已經奉靖王為未來主上,也跟著投靠了靖王這一邊,蘇先生開口幫忙,只有全力去做。

言侯跟夏首尊在道觀裡,那一來一往的對話真的好有意思,但是兩個認識了幾十年的人,講起話居然沒有什麼交集,言侯真的很強大,不管夏江如何冷嘲暗諷,醜話說盡,甚至連懸鏡司已經布滿火藥,就等靖王帶人進去後要引燃火藥,即使夏冬因此身亡他也在所不惜的話,都老實的講出來了,但是我們言侯,不動就是不動,不氣就是不氣,一逕的打高空,一逕的說著情與義這種讓夏江聽了都想笑的話。

2016-01-17_104733.png 

言侯不愧是當年那個單身出使,舌戰群國的英雄啊,跟夏江兩個你來我往的,他完全不動聲色,他在拖,等跟蘇先生約定的時間一到,他二話不講起身就走,還撂了一句話:我可以走了,再跟你多待一刻,我都受不了XD

受不了就算了,言侯跟豫津這對父子自從心結解開後,兩個人之間的默契就超好的,不但有效的拖延了夏江,還讓他跟夏春兩個人騎著馬來,跑著回京城去XD

老實說,侯爺老歸老,人還挺有靈氣的,尤其是跟夏江這一段,為這段拉開了精采的序幕。

師父跟大師兄出門了,夏秋就由自己的妹妹夏冬來解決,夏秋大概也沒想到自己的妹妹會騙他吧,乖乖的就是幫她抓人犯。

知道了自己的夫君是被夏江害死,還知道了當年慘案的主謀就是夏江,現在居然還想用一個衛崢,陷害靖王,何謂情,何謂義,夏冬都明自己不能袖手旁觀,於是她引了江左盟與藥王谷的人進懸鏡司後,就一旁就壁上觀。

一堆江湖好漢跟懸鏡司的官兵打的不亦樂乎,打到天牢門口了,突然就撤退,完全沒有想攻入大牢的舉動,懸鏡司那些少掌使們根本沒想到事情會變這樣,一個錯愕,加上藥王谷最厲害的除了輕功,就是撒藥使毒了,這藥粉一丟,怪蟲一放,那些少掌使完全檔不住啊,然後師父又不在,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只知道~~~追~~~一個都不能放過之類的精神喊話XD。

本來夏江的陰謀是要等人進入天牢後,就引爆火藥,讓他們屍橫遍野,再趁亂引進蕭景琰管的巡防營,只要巡防營進入懸鏡司的大門,靖王就百口莫辯死定了。

梅長蘇鐵了心不讓蕭景琰參一咖,但是巡防營可用若不用,可能會害了眾多英雄好漢,於是過年前就先安排了盜寶大盜橫行京城的竊案,讓巡防營領了聖旨,為捉拿大盜到處布點,當懸鏡司人馬衝出大街上追捕藥王谷的人時,巡防營就衝出來要"追捕大盜",這一鬧,跟鬧劇一樣,三方打了一場混戰,然後不了了之。

2016-01-17_234741.png 

夏江衝忙趕回懸鏡司,看到的就是這種冷靜奇異的場面。沒有血流成河,沒有屍野遍地,完全沒有照著他的劇本走?

這詭異的發展完全出乎夏江的意料之外,他原本還信心滿滿以為可以置靖王於死地了,可就是因為他過於托大,劇本只編了一套,完全沒有像我們宗主一樣的兵法布陣想了好幾招,A計畫不行就用B計畫,B計畫不行還有C計畫(奇怪,你是在旁邊抄筆記嗎XD)。他心驚膽顫了。

不妙,他可能中了聲東擊西之計,恐怕靖王已經知道人被關在何處,於是,他火速衝到大理寺。

2016-01-17_235051.png 

沒錯,老爺爺,這一點上面您是有點蠢,您多想個幾秒,多推敲幾個回合,你就贏了。

自己把藥王谷跟江左盟的人帶到藏衛崢的地方,這下可好了,因為行事過於隱密,全懸鏡司就他跟夏春兩個人知道大理寺這個地點,師徒兩個是要跟一群人對打啊。

2016-01-17_235143.png 

第一個衝上來打的,就是我們小可愛飛流了。

他最愛打架了~~~~~尤其這個老爺爺,欺負我們蘇哥哥~~~~

全京城裡,飛流只打不贏蒙大統領而已,這個老爺爺根本不是他對手啊,比拳腳不行,輕功也飛得比他慢,一點都不好玩!!!

2016-01-17_235305.png 

是說,雖然老人家被打趴在地上,我們有點敬老尊賢之心的話,應該要趕快上去攙扶一下,但是夏江被打成這樣真的太好笑了XDDD

有驚無險的,這一個計中計、亂中亂,終於順利的把衛崢給救出來了,梅長蘇總算不負對蕭景琰之承諾。

2016-01-17_110022.png 

但是,夏江這個懸鏡司首尊,皇帝跟前的紅人,還是一個心狠手辣的酷吏,他先擒衛崢,卻又丟了衛崢,還不是在懸鏡司被劫,是在大理寺,人還被打得超慘的。

第一件事情,就是衝到皇帝面前告御狀,討拍了。

整個攻打與營救行動,蕭景琰只能乖乖待在蘇宅裡心急如焚,這樁行動的第一波進攻,我們家宗主贏了,但是敵人沒有撤退,去討救兵了,而這個救兵火力之強大,力量之威猛,是一個不小心就會功敗垂成的,那個救兵就是當朝皇帝,蕭景琰他爹。

人家派出主帥了,我們家的主將也要準備上場,只是父子對戰,打的還是一場必贏之戰,林殊心中是忐忑的,他擔心害怕,蕭景琰萬一要是應對失據,很有可能會走上皇長子的後塵,他千交代萬交代,要景琰不管如何,唯心必須堅定,意志需要堅強,劫囚案,咬死不認就對了。

唯今之計,只有讓皇帝將衛崢案與黨爭聯想在一塊,他們才有獲勝的可能。

蕭景琰進宮後,跟夏首尊的對戰,也是好精彩,第一次覺得我們家蕭景琰(什麼時候他又變你們家的啦XD)也是一個聰慧的好孩子XD

2016-01-18_200055.png 

景琰被他爹叫進宮了,一進宮才剛跪下,就被要求認罪,最好是他會認罪啦。

我想蕭景琰與梅長蘇已經就宮裡的Q&A做了多次的沙盤推演,就是如果夏江怎樣逼,你就怎樣答,他問東,你回西,但無論如何,目的就是兩個:第一、裝死到底,第二:讓皇帝對夏江起疑。

有了這個裝死到底的中心思想,在大殿上,蕭景琰只要做自己就好了,也就是這個做自己的蕭景琰,讓人對他的辯才也有了新的認識。

個性魯莽有話直說的蕭景琰,是絕對不會像他幾個哥哥們一樣,在自己親爹面前一天到晚認罪認錯,自己是被叫進宮來了,話都還沒說就要他認罪,他當然先打槍回去了。

好,給你辯解的機會,今日懸鏡司衛崢被劫之事,你如何解釋?

2016-01-18_203155.png 

什麼,衛崢被劫? (裝傻到底)

蕭景琰有一雙小鹿斑比的清澈雙眼,加上他天性耿直,只要用那無辜的眼神說出來話,99%不會懷疑他啦XD

接下來,就是打臉夏江,明明懸鏡司的事情,我又沒管,為什麼懸鏡司自己出了事情,要把我叫來解釋? 事情又不是我做的,誰要誣賴我,我要對質!!!

沒錯,這就是個性魯莽,說話又很直接的蕭景琰式對答!!!

在京城布點不是只有佈在懸鏡司附近,只要是重要景點都有佈防,這件事情父皇知道,說起來我才要問問夏江夏大人,我那天差點要抓到巨盜了,都是那天你們懸鏡司一群白目的少掌使衝出來亂,害我沒抓到,你要怎麼賠~~~

你你你,你這是惡人先告狀!!

夏江完全沒想到蕭景琰口才居然如此便給,但這惡人先告狀的點子,搞不好是蘇先生指點的!!!

皇帝要他們"認真"對質,不要吵來吵去。

要對質是吧,好,放馬過來,蕭景琰火力再開。

今天白天確實巡防營跟懸鏡司有在馬路上短兵相接,但當中根本沒有逆犯或暴匪,而且我家巡防營的人也沒有踏進過懸鏡司一步,要如何劫持逆犯魏徵? 難不成逆犯是在大街上被劫了?

來了來了,夏江布局要引巡防營入懸鏡司,但梅長蘇識破此舉,千交代萬交代巡防營絕對不可入內一步,更甚者,梅長蘇用了計謀,把懸鏡司的人都引到大街上了,一來,街上沒有看到有人犯被搶的目擊證人,二來,既沒有進到懸鏡司裡,那你懸鏡司的天牢裡少了一個人犯,就別栽贓到別人頭上。

更甚者,梅長蘇與蕭景琰這一段釣魚的話,真的把"皇帝"的"猜忌心"給釣出來了。

對啊,人既不是在大街被搶,那懸鏡司天牢是連一支軍隊可能都供不下的銅牆鐵壁,到底是怎樣被人闖進去劫持了人犯?

回陛下,恩恩 嗯嗯嗯嗯~~~衛崢~~~實際上是在大理寺被劫走的!!!!

這下有趣了,那樣重要的人犯不擺在一個好幾百個人都攻不進去的懸鏡司,卻把人放到一個沒什麼守衛的大理寺,這是為什麼? 別說是皇帝了,連譽王都越聽越心驚了,因為夏江移轉犯人的舉動,根本就有悖常理,令人不得不懷疑。

這到底是要讓人來搶,還是不讓人來搶?

蕭景琰這一段辯駁,已經成功的引起了皇帝的猜疑心,梅長蘇研究"我們現在這個皇上"已經研究13年以上了,對於"我們現在這個皇帝"會對什麼有興趣,會猜疑什麼,他可是比蕭景琰跟譽王這兩個親生兒子還要清楚。

偏偏此時,皇后來了,因為靜妃居然被查出在芷蘿宮有幹下犯逆之事,皇帝本在氣頭上,又聽到是靜妃,整個火往心中起,腳踢了蕭景琰幾下後,就氣沖沖去後宮了。

到這裡真的很緊張,蕭景琰危機未除,他的母妃又在後宮不知道怎麼了!!

到底,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創作者介紹

仙女的異想世界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老妮子
  • 從[蕭景琰!你給我站住]開始
    緊湊懸疑的讓我差點忘了呼吸直直沒有思考的被劇情牽著走
    言侯的:我可以走了
    夏江的:自曝大理寺
    夏冬的:衛錚與陋巷
    我家宗主!!!嘖嘖嘖............冰雪聰明
    前前後後左左右右全盤縝密的籌劃(二隻大拇哥起立敬禮中)
    夏江這老狐狸那是我家宗主對手啊~
  • 真的,越到後面劇情越緊湊,所有角色被賦予的功能都發揮了,也是因為梅宗主個人智謀太厲害

    alicechen06 於 2016/01/19 13: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