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痛不欲生,嚇到臉色發白兼差點爆發憂鬱症的牙痛,是右邊,但今天,隱隱覺得左邊似乎有點給他怪怪的。

現在的我,是怕草繩委員會主委兼神經兮兮敏感式疼痛症候群後援會會長,所以當下午覺得有點痛痛時,就去掛號看醫生了。

說也奇怪,當我掛好號,痛就消失了? 果然疼痛這玩意跟人類一樣骨頭賤的很,都是欠教訓啦,但我不管,上個月牙疼的痛苦還歷歷在目,我還是決定大無畏的去找醫生。

醫生看到我也嚇一跳(其實我有預約了),以為是他幫我治療的那邊出了問題。話說這醫生真的很厲害,幫我治療的地方自那次後就一直很穩當到現在,就等著再兩個星期後要去補洞了。

我將牙齒連吃超市現買的壽司都會隱隱不舒服,然後五點半突然微疼半小時的症狀,老實的說了出來。

醫生把X光片拿出來研究很久,然後~~~

他開始逐一敲打我的牙齒,一邊敲,一邊問:會不會痛? 會不會痛?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耶??ㄚ你敲那樣大力,不會痛也會痛啊~~~拿著榔頭槌你骨頭,你說會不會痛? 會不會痛?

但我猜想她應該是問我會不會有"牙痛"的那種痛,說實在,不會耶,就連他死命幫我每個牙間噴氣也都沒有酸痛感。

也就是說,我感覺疼痛的地方,應該不是蛀牙之所在。

牙痛這玩意真的太神奇了。  一整個不知所云。

醫生推敲說,應該是另外一顆牙齒有問題,但目前"還沒到急迫需要治療的階段",叫我回家觀察幾天再說,順便又苦口婆心的切切教誨說:要好好刷牙~~

中間來插播一則抱怨文,我想今日牙關不舒服,泰半是被氣出來的。

 同一件事,如果一個人能做三次還不成功,那是效率問題;但如果要指使別人做三次還無法結束,那是管理問題。

上上星期某日,外國人十萬火急要我幫他調查某事件之進行,這事件,是個很突發的狀況,就如同老師告訴你期末考的範圍就在課本裡,卻到考試那天突然宣布有"意外驚喜考題",而敝公司目前正是年度績效考核之際,所以那些被調查或訊問的關係人,個個都嚇的冷汗直流。

好了,在一小時內,要我去問十九個人,很難,但勉勉強強我也把重點人物都問到了。

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上星期開電話會議,同樣的議題又提出來講,這次,因為所有關係人都在電話會議裡,所以外國人就逐一唱名要大家自己報告。

今天,在老娘忙著幫我老闆修改明天他開大會要用的投影片時,登的一聲: You've got a mail.

一看,外國人這回居然弄了個表格還給他取名叫xx questionnaire,指名要我跟另外一個同事,幫他去問所有"關係人"在唱名大會上的報告。而且期限是"明天下班前"。

老娘想罵髒話了。

我立即登登登的敲了外國人說,這問題上次電議會議不是所有人都被點到報告嗎?

"喔,因為上次我出差,我同事代理電話會議主持,但他沒有寫下來。"

"那你不是應該先去問"你同事"嗎?" 這句話,完全被無視。

"因為老闆後天開會想知道進度,所以要麻煩幫我們調查一下。"

ㄚ你老板要知道進度,甘老娘屁事啊~~(翻桌摔筆)

什麼原因我們是欠你多少,同樣的事情要做三次啊~~~~~~~

真的不是我很愛發脾氣,而真的老娘的脾氣很久沒拿出來用,都有點生鏽了,今天拿出來磨一磨,發現還挺亮的。

我與同事討論了一下這件事,結論是:外國人之間的感情不好,所以他做的事,她不想問,而我們任勞任怨的台灣倫就只好咬牙給他做下去。

因為這樣,我牙痛了~~

(以上,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全屬巧合~~這句話翻成文言文就是_此地無銀三百兩)

創作者介紹

仙女的異想世界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