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那三個沒有良心的傢伙,也不知道要”回回頭再看一眼”,就這樣把我一個人晾在火車上而不自覺。

不過,如果你想在我臉上看到驚慌失措的表情或是垂下兩滴不之所措的淚珠,那您老可能就要失望了。

當機立斷,我在下一個車站就下車了。以我對日本電車系統高效率的了解,我判斷,下一班往回程的的車應該很快就會來了,也就是我應該會跟那三朵花分離不超過30分鐘。

憑藉這個信念,我下車後就順理成章的到對面月台等著撘下一班車。

嘿嘿!! 果然猜的沒錯,遠方嗚嗚嗚的來了一班電車。我站在月台邊,一派優雅的等著火車進站!

咦~~~!火車是進站了,可是停在對面的月台,也就是我下車的那個月台??我心理覺得有點怪,可是不以為意,那班車可能是要到別的地方的吧!!

於是,我踱回月台邊,找了一張椅子做了下來繼續等。

「#$%^&****」,這時候,我聽到對面月台有一位歐里桑用很大的聲音朝著我這邊不停比手畫腳,不知道在跟誰「隔空喊話」!!

日本人很少在公開場合那麼大聲的嚷嚷,噁~~會不會是怪叔叔啊!! 我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我所在的月台上人煙給他相當稀少,其實根本只有我一個人,所以~~~那阿伯是跟在我喊話嗎??? 應該不是我吧?我又聽不懂他說什麼

我努力的張著我的大眼睛,希望隔著火車軌道,能傳遞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給對面的阿伯:「你講啥我聽譕!!」可是他不理我,一直努力的講了至少五分鐘。我只好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又等了好久,我越想越奇怪,覺得那個阿伯應該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唄我知!! 而且應該是跟我要撘的電車有關ㄉ。這時候,就怪自己老大不努力,日文五十音都講不全的我,就算有滿腹辛酸也不知該如何開口。 所以,我想了一個方法。

那個車站的兩個月台間是靠一個高架走到聯繫的,我走上那個高架橋,耐心的等下一班火車來。不久後,火車來了!!!

大家知道為何我要站到高架橋上嗎??因為我想知道這班火車會進哪一個月台?我衡量了一下,等我確定他進的月台後趕快往下衝,應該來的及。不岀所以然,我將所有的狀況都串在一起後所做的判斷是對的,那火車又在我下車的那一月台停了下來。

我用我那不常從事劇烈運動的雙腿,火速的下了高架橋、衝上車、火車關門、啟動,所有的步驟就在那短短的20秒鐘完成。

五分鐘後,我在下一個月台上,找到了遺棄我的那三朵花。

大家彼此見面,先尷尬的看了好幾眼,然後,她們就開始譏譏聒聒告訴我她們的奇遇。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