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看這部電影,只能說一切都是隨緣,都是衝動,都是不經意與突然放晴然後時間太多的星期日下午。

下午只看了台北星期天的預告一遍,就被片中那兩名外勞+一張火紅沙發給吸引,然後約了親姑兩個人就衝到威秀看了這部講述外勞在台北的電影。

這是台北金馬奇幻影展的開幕片,當初對金馬奇幻影展很有興趣的我,本想衝去看韓版之'西洋骨董洋菓子店"的,卻因為事情太多就放棄了,等我看完台北星期天後,得知這是那個無緣影展的開幕片,就倍增親切感。

最近對好萊塢那種大堆頭的愛情浪漫故事或殺來殺去、爆來爆去、大特效大製作的電影,膩了!!什麼鋼鐵人、變形金剛等等等的,都引不起我的興趣。反而台灣、香港或日本所拍攝的電影卻讓我願意掏錢進戲院,這是物極必反的道理吧?

回來說這部"台北星期天"。

在台灣,有很多外勞,據說,台北有20000名的菲籍外勞。

這個故事,就是兩名天兵似的菲籍外勞,偶爾間"撿到"一張火紅沙發,所引發的故事。

很單純的兩名勞工朋友們,看著撿來的紅沙發,作著下班後,在宿舍天台上看著滿天繁星,喝著冰涼的台灣啤酒,享受著愉快的私人生活的白日夢,那種身在異鄉難得的夢幻奇想與堅持,讓他們寧可一路扛著紅沙發,在台北市,度過一個有夢想卻走不到終點的星期天。

我很喜歡導演的手法。也喜歡導演說故事的功力。

我不知道這部電影算不算國片,因為片中的菲律賓人,講的當然是他們的菲律賓母語,而戲份幾乎繞著這兩名菲籍勞工打轉,想當然,整部片幾乎有99%以上的台詞,是菲律賓話。

但這又是一部發生在台北的故事。

圍繞著這兩名菲律賓外勞的,除了教堂裡的同胞、假日外籍勞工聚集的場合外,當他們扛著紅沙發走在路上,圍繞著他們的,就是台北人。

台北應該很多人都是正常的,偏偏導演用了反差手法,將台北人荒謬、瘋狂、神經質或冷漠或熱情的樣態,濃縮在電影裡,對照著樂天堅持,只想在天台沙發上喝啤酒看星星的菲律賓外籍勞工,讓電影散發出一種無可言喻的荒謬詼諧感。

以前很討厭所謂的國片,都要描寫一些邊緣社會的故事,很灰澀很難懂。

台北星期天講的既然是外勞的故事,也很容易變質成一個灰暗、罪惡、充斥各種負面情緒的電影。

幸好,這部電影透過清新明亮的鏡頭,真的,幾乎沒有一個鏡頭是用所謂新電影的拍攝手法,曖昧到讓人不知所云,反而是清清楚楚,大列列的將台北的一景一物呈現在畫面上。

然後,兩個主角個性迥然不同,他們吵吵鬧鬧卻又情誼堅定,兩個人一路上不停的鬥嘴,胖子外勞從頭到尾都想甩脫掉那紅沙發,卻總被帥哥外勞油嘴滑舌又滿懷夢想的說詞給打動。

再加上當街吵架吵得火熱的平凡夫妻、瘋狂的機車騎士、美麗的警察、草根的派出所所長、鬧自殺的神經學生與刀子口豆腐心的媽媽、傻呼呼的資源回收阿伯跟唯恐天下不亂的台灣電子媒體、偶爾來上一個台灣名產"檳榔西施"與到哪都看有的7-11,這部一個弄不好就變成"外勞血淚史的電影",就幻化成無厘頭的輕鬆喜劇了。

電影說故事的能力真的很強,張孝全幾乎在最近幾部國片都有客串演出,在台北星期天裡,他飾演一名家中有請外勞的台灣家庭男主人,出現的鏡頭只有三幕,台詞卻一句都沒有,但藉著這三個畫面,導演完整的呈現了一個有錢台灣家庭與外勞的故事,那種不可言喻的默契,只要看過電影的,都懂。

台灣的老闆們,似乎可以來看看這部電影。

然後,幫你的員工們,弄張紅沙發在宿舍裡,讓他們能在下工後,看著台灣的星星、喝著台灣的啤酒,想念著遠地的家人,這將是多溫馨的一幕啊!!!

後來聽說,台灣很多戲院不願上映這部電影,因為不想到時候電影院前排了一堆外勞? 這實在令人匪夷所思,當初在演艋舺時,都不怕來一堆拿刀帶槍的黑道大哥了,怎會怕只想喝啤酒看星星的外勞呢?

這部電影啊~~可以跟葉問(2)一起看,看完後會有某種相似的體驗。

 

(PS. 葉問裡的葉師父,真的太會打了~~猴塞勵!!!)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