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誰能告訴我為什麼?~~人真的不是我殺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今日抱著歡欣鼓舞的心情,去找我的牙醫。

好不容易治療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要把蛀牙的地方灌漿、補洞、上磁磚、打光、磨亮後,我的可愛大臼齒就可高唱"這是我的堅固柔情了"。

當準備要灌漿的時候,醫生要我咬住一個東西,突然~他像發現新大陸似的高喊:咦~~~你的牙齒怎麼咬不緊,妳咬合有問題嗎?

醫生不說,我都忘了這事了~

話說,我很愛咬指甲旁的屑屑,冬天嘴唇乾裂,也很愛用牙齒把乾燥的嘴皮咬下來,這個很幼稚的舉動,一直到今年冬天,我都還咬的很開心,尤其當可咬下整片"角質"的時候,那成就感真的無與倫比(我開始覺得我很變態了)。

自從開始看牙醫後,也沒太注意這問題,直到四月初整個蛀牙大爆發,開始根管治療後,因為怕咬到不乾淨的東西,好一陣子我很克制沒有亂咬手指。

時間一久,牙齒也漸漸復原後,某天~~我突然發現~~咦~~~我怎麼沒辦法把指甲屑咬下來~~

真的就是那樣,我這才發現我的上下排牙齒,似乎~~走山了~~~啊~是遇到地震嗎?

無知的我,以為這是因為在治療牙齒的短暫現象,每次都說看牙醫的時候,要問醫生;可是因為不痛了,整個開心到每次去醫生那完全會忘記這件事,直到今天,被我那專業細心技術高超手法又俐落的牙醫發現這件事。

我把整件事跟醫生說,他很驚訝的問我:那你都怎麼吃東西啊?

啊~~~舊照吃啊~反正牛筋、牛排、豬肋跟燒烤已經離我很遙遠,最近都吃那軟綿綿易入口的東西,說實在除了不能痛快的咬指甲屑跟嘴唇上的角質層讓我比較不開心外,我倒沒有感覺到其他困擾。

雖說我不介意~但~我的牙醫~

他~很~介~意~

他要我先去找顳顎關節科的醫生檢查,才願意幫我的牙齒貼磁磚+打光磨亮。我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也確實想了解一下何時我可以再咬到我的指甲屑,咬不到它我整個人好空虛啊~~

本以為可能顳顎關節醫生會像國術館的大夫,把我的下巴關節喬喬耶就好了,醫生居然警告我說要等他檢查後才知道,如果不幸比較嚴重的話,搞不好要戴矯正器,搞上他兩三年都有可能~~

啥米~~兩~~三~~年~~~

我美麗的天空、彩色的人生,瞬間又變黑白~

只能祈禱,國術館的大夫,喔,不對,是顳顎關節先生能對我說:大丈夫,這個喔,喬喬耶就好啦~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