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仙女就怕會動的東西。

除了人類以外,所有自然界裡會跑、會動、會飛、會跳的,我都畏懼。迎面而來的蝴蝶,會讓我驚慌失措花容失色;在腳邊活躍奔跑想找我玩的馬爾濟斯,會讓我心臟無力四肢發軟;更別提那噁心的某昆蟲,就算在馬路上遠遠遇見,我也不猶豫的會繞道而行。

很蠢,我知道,但與生俱來的本能,很難克服。

今晚,在我的房間地板上,猛的,我看到了~~一~~隻~~壁~~虎~~

初看到時,我以為我眼睛花?

壁虎,說是人類的朋友,會吃蚊子,讓你免於登革熱的威脅,我知道它很好,問題是,我家沒有蚊子,更何況,我怕它。

若果它出沒在我弟房間,出沒在書房,出沒在客房,出沒在任何我看不到的角落,或許我還能與它和平共存。遺憾的是,它現身了,就在我的床角半公尺範圍內。我無法視而不見默默走開,或催眠自己說那是假的,我連睡覺都要矇著頭,就是怕半夜有小蟲小蛇親近我,不存在的都會讓人恐慌,更何況是那有形有體的。

於是乎,我拿出掃把,想說,請它離開我的屋,我的房,只要離開,它想怎樣都行。

很難請的動它,因為它很軟,很頑固,費盡力氣,才移動了一公尺。

因為跟自然界不親近的關係,讓我一直以為~斷尾求生~這句話是形容詞;或是只會出現在探索頻道或國家地理雜誌的畫面,不料,就在我堅持要它滾開我的房間時,一根斷尾,突然出現在地板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知道我該尖叫,該驚嚇,該作盡一切驚慌失措的舉動,但那無事無補,因為家裡除了我,就只有"它"了。

最後,它還是被掃出了我的家門,帶著它的斷尾,趁著月黑風高,四下無人,我用微微懺抖的雙手偷偷的將它與它的尾巴,毀屍滅跡了希望不會被里長的監視器照到。

那天,看了網友的"蚯蚓的再生能力",可愛的漫畫逗趣的情節讓人心情愉快。

今天的斷尾,卻讓我足足雞皮疙瘩爬滿身,讓我飛快去洗滌我的身心靈後,兩個小時內雞皮疙瘩還是不消退;然後,我現在很不舒服,晚餐似乎在胃裡翻騰,超想吐。

其實,我真的只是想請你離開我的房,搞出斷尾這招,算你狠~~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