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昨日Sharp手機香消玉殞於枕邊後,今天最大的危機,考驗著我。

 

仙女我的手機除了扮演通訊、儲存等工具外,還有一項非常非常重要的功用,就是"鬧鐘"~~

說來汗顏,"晨起",白話一點就是"天亮了就起床",或譯"醒來了就起床"這件看似容易的事,對我而言卻比登天還難。

因為我是水瓶座,而聽說這個星座最適合的工作是藝術創作,藝術創作的人,好像跟夜貓子可以畫上等號,看到月亮的時間,應該比看到太陽的時間長。偏偏本仙從出道以來,打的就是朝九晚五跟"藝術創作"八竿子打不著的粉領貴族工。

做一個稱職的工人,除了要上進聽話外,準時上班應該是美德,遺憾的是這種美德,很難出現在我身上。

所以我的sharp手機,就很重要啦,因為它可以設定超過10組的鬧鈴。

為了能充分享受"賴床"的樂趣,我會讓sharp響四次,再讓從弟弟那裡A來的傳統式鬧鐘響一次。

鈴聲巧妙,各有不同。

第一響,是學友的雪狼湖,在優美的雪狼湖歌聲中,再睡個五分鐘,人間大享受。

第二響,是esaon的歌聲,兄妹的慷慨激揚,可以振奮一下萎靡的心情。

第三四響,是一般手機鈴聲,單調無趣,代表上班時間快到了。

最後一響,是傳統鬧鐘的逼逼聲,表示,再不起床,就準備請假吧。

從這第一響到第五響,至少還可以在床上翻滾個三十分鐘,而我每天光翻滾那三十分鐘,都覺得人生暢快當如是啊。(一整個胡言亂語)

這樣的鈴聲設定,一星期重複七次,到了星期例假日,我就是有這個能耐耳朵可以自動忽略鬧鐘聲響,聽而不聞,一覺從基隆八斗子睡到恆春海角七號。

每天要五響禮炮才能慵懶起床的我,在失去了我的sharp,新手機又芳蹤緲渺的情況下,今日早上孤獨的鬧鈴聲,害我"賴床"賴的很不安穩。

所以,我錯過了八點半準時開往新竹的列車,只好改搭八點四十八分。

而沒有"手機"可以聯絡的情況下,友達們只好在車站枯等我十八分鐘。

而這十八分鐘,聽說讓我們躲掉了今日園區長達數小時的瘋狂大塞車。

想想,賴床好像也不見的都沒有好處(屁啦)。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