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迫不亟待衝衝忙忙的到威秀,趕七點五分的海角七號場次,九點二十分,電影散場,滿場的觀眾帶著微笑與感動,離開戲院,海角七號,值得大家到電影院去一同鼓掌叫好。


 


故事起始於台北的阿嘉(范逸臣),摔爛手中的電吉他,就像甩掉城市那鬱悶糾結的苦惱,回到他的家鄉恆春。

有著優美公園與潔淨海灘的恆春,是台灣南端的一個小鎮。

阿嘉的繼父,也是鎮民代表不滿飯店業者引進日本樂團在海灘舉辦演唱會,執意一定要讓恆春在地的樂團唱開場。

米納桑,恆春在地到底有哪個講的出來的樂團呢? 這個樂團必須要由"恆春人" - 就是要上台表演要先驗身分證看你戶籍還是出生地寫著"恆春"的-才行。

懷才不遇,回到恆春只能趁著老郵差騎車摔斷腿頂替成為郵差的阿嘉,與住在恆春的五個居民,就這樣陰錯陽差的湊在了一塊。


故事也就這樣開始跟結束。

馬努、茂伯(沒有拿月琴拍照,比個V幹麻啦)、阿嘉、馬拉桑、水蛙跟大大,就是海角七號大樂團啦~~

戲好看,是因為故事溫馨中帶著爆笑滿點,觀眾朋友啊,你試過在電影院裡滿座(今天的場次幾乎坐滿了觀眾)的觀眾,因為銀幕上人物脫口而出的一字國罵全場笑翻天然後鼓掌叫好久久不能停止的情形嗎?

你看過那ㄧ個個貌不驚人、名不見經傳(對不起,大部分的演員我都叫不出名字,甚至是第一次看過)的演員,在銀幕上天然率直的演出,彷彿就是你家隔壁鄰居那樣的親切。

我來自台灣南部,雖然離恆春有幾個小時的車程,但畢竟恆春這個小鎮,是寒暑假、員工旅遊、家人團聚常會到的地方。

看這螢幕上來自南部的風光,整個人思緒會不自覺漂流了起來。

小鎮上的居民,就像你到了南部鄉下會看到的那樣,或許沒有華麗的外裝,沒有豪華的轎車,沒有脫俗的氣質,不會說文明的語彙,教養,對他們而言,不是文謅謅的假情假意,而是暴露於不善言詞表達的內斂眼神與通俗的字彙。

所以鎮民代表的繼父,會感嘆恆春這片美麗的海灘,名名屬於恆春,但本地人看不到,卻被外來的觀光飯店給佔領而幹聲連連;氣阿嘉不上道不懂他的心,所以恨不 得燒光恆春,好讓留居外地的子弟為家鄉重新打造;不成材的阿嘉做了的錯事,只能小心賠罪外,還從口袋掏出一大把的鈔票想收買賄絡茂伯,給他封口費。

很會彈月琴,說人家都叫他"國寶"的茂伯,應該是獲得最多掌聲的腳色了。

這個茂伯,好會倚老賣老,又超會惱羞成怒,教訓起恆春的子弟,開起口來FxxK連連;很想表現自己,卻又能力不及;不甘心讓出表演場地,卻又為了演唱會的成功,找來馬拉桑彈貝斯;天然生活化的演出,真的想為他報名金馬獎啊,茂伯,最佳男配角一定是你啦~~~

除了這群天兵組團過程發生的趣事外,故事藉由一封找不到收件人的包裹,穿插了一段跨越六十年時空的感人愛情。

這個包裹所隱含的愛情故事,或許不是整部戲的重點,但故事所引喻的"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封寄不出的情書",透過阿嘉的手,友子的心,傳給了那個沒有跟心愛的人乘船而去的老奶奶,不願心中遺有"寄不出的信書"的阿嘉,也在最後的時刻,將他的情書用歌曲寄給了友子。

最後演唱會的三首曲子,絕對要透過電影院杜比環繞音響,才能有那震撼感,如果你也跟仙女一樣那樣幸運剛好坐在揚聲器下方,就能感受阿嘉(范逸臣)那嘹亮的 歌聲,何況,這部片也請來中孝介,扮演"中孝介"這個角色(套句話就是同名演出),在彩排時候,緩緩唱出的"各自遠颺",日語,我聽不懂,但意竟對,音樂 對,恆春的沙灘、艷陽、彩虹,一切都對極了。

導演在這部片裡透過月琴甚至最後演唱會的舒伯特的野玫瑰,伴隨著老奶奶發現包裹與60年前碼頭分離的畫面,看戲的情緒到這裡滿到幾乎快溢出來,這時候好氣導演怎麼讓我們大笑兩小時後,在最後這三分鐘,硬要把人弄哭。

戲很溫情不濫情,明明淚水已經在眼眶打轉,就是有辦法讓你只能噙著它來到戲的終點而不掉落。

真的很好看,這部戲,絕對值得大家在炎炎夏日,到戲院吹冷氣,跟著天兵大樂團與恆春居民大聲唱合無樂不做~~

快去看吧,大家~~~~掏出你的錢吧,絕對不會讓你後悔的。


 


 


 


 


 


(PS.三天內看了Mamma Mia跟海角七號兩部電影,我心嚮往之;回家的公車上,對照窗戶倒影的套裝女,不知所為為何,就感到滑稽了起來~~)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