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電影觀後感還能分理性篇與感性篇,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如果不是玉木宏有演,電影票應該會存起來去看"憑神"或"白色榮光",或"自虐之詩"吧~~

比起"現在只想愛你",這個超感應真的浪費了不少演員。

浪費三個主角的部份就算了,連演朝戶媽媽的齋藤由貴(她演的我是主婦好好看啊),及監護人的泉谷 しげる,都很難讓我對這部電影有共鳴耶。

明明昨天在書店翻了原著小說感覺很動人的說。

理性上而言,這個KIDS應該是可以拍的更好的。

但導演的處理怪怪的,很多應該可以感動人的情節,卻因為劇情的鋪陳、表達的方式太跳躍,所以沒有辦法觸動人心那個點。

所以就會像一起去看電影的友達的結論: 這部電影還滿好笑的,但是想表達什麼意涵呢??

一般正常如果看到有人有超能力,肯定第一個想法不會去"拎著那人的衣領,逼他去抓娃娃吧?"

就算健夫是一個"可能沒唸過什麼書的傷害犯",知道朝戶擁有的超能力,怎麼不會東問西問要他給個交代,反而很"心平氣和的"就接納了這個朋友?

然後三個人莫名奇妙跑去整理公園,看也知道油漆未乾,小朋友跑來大玩特玩,都看的我臉上三條線,友達也默默的說:唉~~油漆未乾耶~~

接著,所有為繞或經過朝戶身邊的人都會受傷,特別是小朋友,恐怕是想凸顯朝戶所擁有的超能力。但"朝戶的超能力"不是本片的重點啊,把這些如雞肋般的橋段與情節拿來鋪成三人間的故事,多陳述健夫與父親間的家暴陰影、志穗在學校被欺負導致人格受創、擁有超能力的朝戶被母親怨恨,我覺得應該會更好,也更讓人感動於健夫要朝戶把"一半的傷移轉到自己身上"的那種友情,可惜,導演的處理手法真的沒辦法說服我。

應該是很震撼人的車禍現場,那個慢動作的處理,更加暴露出日本電影(或導演)處理這類場面的能力不足,何況我還沉溺在印第安納瓊斯之墮落三次的大瀑布+兵蟻大隊的大製作的大場面,這個災難現場的畫面真的"有夠無法說服人的",至少我沒看到哀鴻遍野的受難者,只看到一堆在那裡跑來跑去的臨演。

"現在只想愛你",當誠人看到死前的靜流拍攝的攝影照片,所留下的眼淚,讓我也跟著心酸起來。因為電影的鋪陳及敘事性,給人很強烈的無奈感,所以玉木宏的眼淚會讓人鼻酸。不像"現在只想愛你"那從電影開演的第一分鐘,就累積著最後五分鐘的心酸,KIDS這部電影,分開看每個橋段其實也還好,但拼在一起,就明顯的缺乏"感動"與"情緒的堆疊"。

不過,喜歡小池弟弟或玉木君的飯們,能在大螢幕上看兩人"談(友)情說(友)愛",應該不會太介意電影沒什麼吧~~哈~~

(ps. 雖然衣著破爛+黑手造型,可是幾個玉木君的大特寫,就值回票價,迷人的傢伙怎樣都很迷人~~)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