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好熱,高雄好熱,比想像中熱,熱到我食慾不振,天天昏昏欲睡。

以前老家隔壁鄰居養了一隻九官鳥,天天都在那亂喊亂叫,因為只有一隻,還可以忍受,加上他學會媽媽呼喊弟弟起床、吃飯、接電話的聲音,常常聽到他亂喊"彰仔吃飯、彰仔起來、彰仔電話"這種鳥語,你想跟他生氣都很難。

但不知為何,最近覺得他很吵,尤其是夏日炎炎正好眠,在冷氣房裡睡的不亦樂乎的我,每天都被小鳥叫,叫得頭都痛,真想衝出去烤了那九官鳥。

直到昨天出去幫媽媽收衣服,才驚覺,那一隻九官鳥,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一屋子鳥了。

我的媽媽咪啊,這樣多鳥嘴一喊起來,怪不得盛況空前。

然後弟弟說,因為九官鳥跟它的同類住久了,忘了怎樣說人話,開始說鳥話了,所以很久沒聽到她喊"彰仔吃飯、彰仔起來、彰仔電話",還真想念呢。

但~~~~~~可不可以不要再七早八早的亂叫一通啦,我要睡覺,再吵小心我烤了你。





受不了過長過厚的頭髮,今天終於去剪了。

第一輪先剪短,小姐問我這樣夠嗎?我說再短一點,她就又咖擦咖擦的剪了起來。

然後我說劉海要這樣那樣修飾我的臉型,然後就變成呆瓜頭了,而且髮量變的很短又少,綁起馬尾只剩過去的三分之一吧。

回家後媽媽說清爽多了,但他看我劉海欲言又止,我說,我故意的,要他剪個呆瓜頭,不然看起來太聰明會被忌妒。

講這句話被老爸聽到,他卻聽錯了,以為我說太聰明會被欺負。

所以老爸說:太聰明會被欺負?那我一定是因為太聰明了。

爸,你想太多了,呵呵呵。

但瀏海真的呆呆的。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