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號稱仙女,但終究只是茫茫仙海一小仙,距離"天仙"的境界還很遠;這兩天經過三部曲的關卡,我終於進化了。

昨天出門,真的太熱太渴,我又被地震嚇的太累,於是決定搭車前去小七點一杯涼的消消暑。

都八點半多了,小七還人山人海,仙女我用迷濛的雙眼,有力的丹田,隔著一群圍著櫃檯的顧客,很大聲的跟櫃檯說:

 

小姐,我要一杯熱的冰拿鐵~~

 

話一出口,我就暗叫要使了,當場巴不得吞下舌頭,然後開始用手語假裝自己不會說話,但我相信小姐有聽到我那句請求,因為~~~~~~~~他、在、思、考~~這位人客是要點熱拿鐵還是冰拿鐵?

當然,老娘馬上臉不紅氣不喘,當作小姐沒聽到般的又講一遍:我要一杯冰拿鐵。我加強了冰拿鐵這三個字。

這件事,大大的取悅了所有網路上的親朋好友+我真正的親朋好友,人人笑呵呵,笑到倒在路邊流眼淚,然後紛紛問我,結果小七給你冰的還是熱的~~

吼~~~~~~當然是冰的啊~~~

然後今天中午,穿著從洗衣店拿回的衣服準備出門上班,卻發現倒數第二顆鈕釦掉了。

我拿出備用的鈕釦,找出針線,把它縫好,人懶就是這樣,已經穿上了,我不想脫下,就這樣把最後一顆鈕扣打開,直接補上新的釦子。

縫好後,我手忙腳亂的把針線盒收一收,剪刀歸位,噴上香水就出門了。

走啊走的,都走到行天宮了,一陣微風吹來,我猛然驚覺~~

天殺的,我費盡心血縫好了鈕釦,卻忘了把他扣上。既然不想扣我幹麻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倒地)

也就是說,老娘就這樣衣衫不整的出門了~~OMG~~殺了我吧~~

難怪在巷口便利超商門口的阿伯啊,一路盯著我瞧,好你個死老不修的~~

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個下午,下班後,準時出門,因為今天要開啟夏季看牙醫系列的首演,我在公車上、很累;公車冷氣、很強;公車搖晃的頻率、很穩,所以,我睡著了。

迷迷糊糊的醒來,猛的看見捷運站,然後路邊的景致似乎很熟悉,天啊,快過站了,我慌慌張張的按鈴、現卡、刷卡、下車,整個動作一氣喝成,姿態優雅都想為自己鼓鼓掌,想不到定睛一看~~~

OO你個XX~~~老娘居然下錯站了~~

下錯就算了,但眼看跟醫生相約時間快到,再等下一班又來不及,老娘又沒臉往前追趕攔住還在前方等紅燈的那班公車,無奈只好氣喘吁吁的直接衝到診所。

我這兩天恍神幌的太厲害了,馬上從一般仙女直接榮登"天仙"了~~

到醫院後,連醫生給我打麻藥都說,我最近可能太累了,不然打麻藥應該不會有感覺,但我今天真的很有感覺,是因為太恍神所以藥劑要下重一點吧,只見醫生不停的狂打,至少打了四次吧~~

害我現在一邊是麻的~~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