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足~~

 

是聽完縱貫線Super Band的最大感想,四個可以各開三場個人演唱會的人,短短三個半小時,怎能滿足歌迷的心。

開場第一首歌,是新歌(據說歌名叫"鄉親父老"?果然是歷練人士才寫的出來的歌名啊),為這僅組團一年,巡迴一年,只要出一張專輯的Super Band量身打造,歌詞裡唱著"縱貫線生在台北,縱貫線開始巡迴",好感動。雖然全場觀眾都知道,四人裡的華健絕對不是"出生在台北",但他對台灣的認同,絕不亞於你我。

我很喜歡縱貫線的舞台設計喔,在他的官網blog裡,貼了一張很清楚,接近實景的舞台照片。

這個舞台,讓小巨蛋不那麼空洞,六面超高畫質的LED大螢幕,搭配炫光四射的燈光,與隨歌曲意境、演唱者不同所演繹出的舞台背景效果,都讓我覺得縱貫線三位大叔+沉默打鼓小弟,真不是蓋的,給我好音樂,也給了炫目的舞台。

開場演出的"縱貫線生在台北,縱貫線開始巡迴"之後,又唱了新歌"公路",我ㄧ直不懂,這個只要出一張專輯的縱貫線,專輯為何遲遲不問世。今晚的演唱會,讓我覺得,要超越過去的成就,給人不一樣的音樂,或許是這四個音樂人最大的挑戰與難題,但亡命之徒可以讓人朗朗上口,"縱貫線要開始巡迴"能觸動人的意境,音樂能到這個地步也就夠了。

一開始的四人組曲,哇哇哇~~鹿港小鎮前奏一響起,不知怎地就是激動。

明明就常常會聽到,明明就"老掉牙"到一個不行,但就是不能不唱,就是不能在這場演唱會上缺席的經典中的經典。在四人組曲最後演唱的,是華建的"愛相隨"。

李宗盛開場唱的居然是"我終於失去了你",這首原先由趙傳演繹的歌曲,當初不知道多風靡,能跟"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我是一隻小小鳥"列名了吧。

周華健的聲音,就是溫暖,就是獨特,"人分飛、愛相隨、那怕用一生去追",這段清唱,獲得最大掌聲,或許,在這困頓的時機,這暖暖的歌聲滿滿的愛,真的能撫慰人的心。

演唱會大多是演唱四個人的創作,當然有時,小李會唱改編版的"讓我歡喜讓我憂",華健在一邊跟著哼著;華健唱著羅大佑的船歌,然後羅大佑在他身後為他伴奏、給他合音;很喜歡華健演唱"穿過你的黑髮的我的手"跟"為你我受冷風吹";而有誰能在台上唱著戀曲一九九O,卻勞動李宗盛跟周華健為他搖鈴鼓?當然只有羅大佑這種咖啊~~

四個人有四個人的堅持,合體時也能發出閃使人的火花。

李宗盛愛玩"重心編曲"的新唱法,五十歲的老傢伙,要讓那些曾經讓他痛苦的歌變快樂,於是給我們"爵士版(?)藍調版(?)"的讓我歡喜歡喜讓我憂,卻抱著吉他高唱我是一隻小小鳥,改編很好,很動聽,卻不容易跟唱,畢竟大家熟的是那"芭樂"般的旋律,但靜靜的欣賞,卻能看到大師中年的堅持與進化;張震嶽,我今日總算重新認識他,他的VOCAL有種迷人的氣氛,慢歌尤其唱的好,現在還沉醉在他那首"思念是一種病",如下面PS所說,演唱會上的張震嶽,真的超脫MV的實力,或許是因為真的起了"思念"之心,唱來格外附有情感與動人;華健,什麼歌到他那兒,就是"周華健的味道",什麼給他唱,就變成"周華健的歌",是以他不堅持非得唱自己的歌(或許是12/27演唱會唱太多了,哈),唱李宗盛的歌、唱羅大佑的歌、唱張震嶽的歌、唱自己的創作曲;羅大佑,最堅持"原味的最好","最初的最美",甚少改編,忠實的唱出該有的意境,挑撥出聽眾最初的回憶,獲得的回響也最大。

四人的經典之作太多,難免有遺珠,選歌大概也超級難選,到現在還不知道為何不開放觀眾票選呢? 雖然我是一隻小小鳥改的很好,唱得也不賴,但我超想聽李宗盛唱那首"和自己賽跑的人",周華健的"有故事的人",羅大佑的"追夢人",抱歉了張震嶽,所有我知道的你的歌,包括愛的初體驗、媽媽我要錢,你都唱了,跟你不熟,實在很難有期待,但那首讓張震嶽在舞台上未唱先流淚的動人歌曲是什麼呢? 他哭的好傷心,心碎心痛的唱著,大家都為他加油。

就是因為經典太多,所以當羅大佑手拿吉他,緩緩唱出"歌"~~"當我死去的時候,親愛,請別為我唱悲傷的歌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也無須濃蔭的柏樹",全場都感動了;還有"風兒妳要輕輕的吹",OMG,我都不知道這也是他的歌嗎? 實在是這陣子常看百萬大歌星,這些歌唱來都朗朗上口呢。

當羅大佑說,來唱這首好久沒聽過的"光陰的故事"時,大家都笑了,我說老羅啊(拍肩喂,你哪位?),過去幾個月,我們至少聽了五十四遍啦,如果重播後不算的話

歲月刻畫在心上的歌曲,真的很難忘懷,"亞細亞的孤兒",才真的是"好久沒聽了"。這首歌,恐怕都不知道被遺忘到記憶裡哪個角落。偏偏前奏一想起,緩緩的唱出"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全唱都能應合,一字不差的從頭唱到尾,而這場演唱會,並不是每首歌都提供字幕。

四人大合唱之"凡人歌(而且還被李宗盛跟周華健瞎搞: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間,終日奔波苦,就是沒有錢;既然不是仙,難免沒有錢,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戀曲1990"、"朋友",幾乎讓整場High翻了。

誰說看大叔演唱會的熟男熟女都不會熱血沸騰的,坐在三樓看著蹦蹦跳跳的人們,很難想像,他們有人叫王偉忠、李艷秋、李濤、沈春華、郝龍斌、徐媽媽、張艾嘉跟蔡康永吧,哈,若果是黑人、范范、大小S跟五月天我還能想像,今晚可來的很多星星級的人物,王偉忠先生居然到安可曲時都還在他的位子上high呢。

比較讓我有微詞的是,音量。

音響效果很好、樂團、演奏的技巧很棒,因為效果很好,Bass、吉他、Keyboard的聲音都很跳,尤其是吉他手與Bass手,從哪請來的啊(聽說是馬來西亞),簡直是神。

但音量,真的可以再控制一下。

我可以理解如果音量不夠,會對不起坐在三樓最後面的觀眾;但音量過大,就對不起坐在三樓前排的觀眾,恰好,本仙與友達就是坐在三樓前排的觀眾,那個音量,讓我懷疑主辦單位是不是把五十個五聲道喇叭給安裝在我頭頂,對我轟炸。

幸好,這請況只在上半場比較嚴重,尤其是李宗盛那段,我幾乎都快聽不清楚小李的vocal啊。還好到周華健跟羅大佑時,整個情況改善很多。

真的不滿足啊,只唱那少少的歌,明明郝市長也在現場,就給他唱到底啊,看誰敢開單~~~(逃)

期待專輯,也期待演唱會的DVD耶~~

 

(ps. 演唱會上讓張震嶽哭泣的那首歌:思念是一種病)

個人覺得,演唱會上的版本唱來更感人,MV版本聽起來很芭樂(小聲)耶~~,或許這就是演唱會的魔力。

(再PS. 看到某人傳的演唱會開場,才知道我把鄉親父老的歌詞給記反了,縱貫線開始巡迴,縱貫線生在台北才對啊,哈,但無所謂,就一首首次亮相,新發表的歌曲,能記得歌詞中的感動,才是重點。)

3/8演唱會沉澱後心得:

不同於青春偶像的演唱會,滿滿一萬多人的演唱會,螢光棒大概一千隻不到吧,這個五月天等動感搖滾天團用TOOL堆積起來的光亮不同。熟男熟女們聽演唱會自有一套風格、一套趨勢,他們不用道具,大概覺得那很蠢吧,說的也是,你能想像王偉忠、李艷秋、李濤、趙少康跟郝龍斌手拿螢光棒那種微妙的違和感與趣味感嗎?對演出者的讚賞,他們用他們的雙手,大聲鼓掌,用他們的聲音,努力吶喊,用他們隨音樂晃動的軀體,給了演出者最真的回饋。

我很蠢的自以為上道的跟友達買了兩根螢光棒進場,最後,我放棄了它,所以散場後,我手好痛~~~~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