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孫一美應該已經大紅特紅爆紅了。

那個孫爸爸山東腔口中的"蟻梅啊",真的是傻妹一個。

舉凡看劇,外貿協會終身永久會員的仙女我,特愛俊男美女組合,男的不帥或女的不美,很難入我眼。可以呆可以傻,但不可骯髒喇塌還故做性格狀,這也就是為何一直抗拒著"神鬼奇航",卻可以接受愛耍冷講笑話的"赤壁諸葛亮"。

所以,看光陰的故事時,會期待看到"蟻梅啊"跟"幾摳"兩個人在唱雙簧時,就可知道這小兩口子有多討人喜愛了,尤其是愣頭愣腦的"蟻梅啊"。

我印象裡的陳怡容(飾"蟻梅啊"),好像每次見報就是"誹聞案",幾乎沒看過他戲劇上的演出。

孫一美角色的討喜,讓陳怡容真的可以考慮朝"諧星"邁進,絕對有機會攻上"女丑"的天頂;幾摳呢,真的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但經過"幾摳"後,我想,我記住你了(反正以後在我心中,你就是幾摳了,雖然還是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哈)。

今天晚上的泡麵故事,好窩心啊,星光閃釀釀。大條沒神經的孫一美警告幾摳,叫他不要"對他動手動腳,那是男朋友對女朋友做的事",幾摳問是哪來的規矩,當孫一美天兵的回答:姐妹雜誌說的時,真的~~~我噴笑了~~哇哈哈哈哈~~

姐妹雜誌,又來了,呵呵呵。

但看戲還是會分心,尤其是懷舊劇,總有壞心念頭想找碴,想看看螢幕上會不會突然出現手機啊、bb call之類的高科技產品,很遺憾,沒找到,但茜茜去歌廳應徵時,歌廳門口出現的"中華電信超復古公共電話",就是那種鮮綠色要投幣才能轉盤的那種公共電話,天啊,是去哪裡拍到的啊~~~台灣現在還有這種話機嗎?

然後美元兩個,很怪喔,幾摳always一件蘇格蘭絨襯衫就可以騎著偉士牌迎著風迎著雨,追逐風追逐太陽,被他載的一美卻是高領毛衣+毛線背心+外套的包的好像寒流來襲,這兩口子服裝要給他搭配一下啦,偶都不知道演的是冬天還是夏天囉~~

最後就是茜茜的歌聲,是"潘越雲"給他幕後代唱,真夠大牌的了。

光陰的故事會讓人忍不住停下猶疑的遙控器,因為戲味夠,不是那種灑狗血,你愛我我不愛你我愛他她不愛我死去活來的,或爽不爽動不動就要賞你兩根火柴汽油桶你給你背記住那種,只是平鋪直述的說了很多故事。

目前劇情雖然走到復華唸書唸到起肖--坦白說,很多為人父母望子成龍者,應該有所警惕啊,書會念,人起肖是有啥小路用;書會念,拿來作姦犯科海角天涯大洗錢也不見得就贏我們平凡老百姓--天天看著老陶與老陶婆哭天喊地痛心疾首,其實有點不耐,但左鄰右舍間真誠的關懷,陶復邦一夕之間突然長大成了男人,真的~~讓姊姊我很感動啊,是男子漢就要這樣啦。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