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不是蕭青陽,若果不是葛萊美獎,若果不是"我身騎白馬"之CD封面設計榮獲葛萊美獎的青睞,若果不是衝著對"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改換素衣回中原"的熟悉感,或許我不會去買這張專輯。

美術設計之受肯定,自然有他的道理,雖然今日在唱片行時,還嘀咕著蕭敬騰跟林宥嘉的CD為何沒有按照"CD標準規格包裝,這樣很難收藏",所以看到"非標準規格包裝的我身騎白馬時,雖然猶豫跟嘀咕,還是買了。而在打開包裝時,我體諒了這個"非標準規格包裝的CD,因為他精緻、特殊、極具設計感。







繪圖之美、文字之美、巧妙之美,需要看到實物實景細細品味,主要想來說說音樂的心得。

電音 VS. 歌仔戲,這兩個相看兩相厭,八竿子打不著的東西,居然是音樂的主軸。

看CD內頁的介紹,只淡淡說了經歷數個月不眠不休的打造,加上春美歌劇團團長郭春美及其團員的協助而造就這張專輯,但我想,那背後的辛苦、心酸、心血,應該非旁人所能輕易體會。

音樂很奇特,因為是電音,旋律很奇妙,因為是你我熟到不行的歌仔戲曲調(七字調、都馬調)。

本來應該是阿嬤看著挑染金色長髮、身穿黑皮衣、破牛仔褲,無法理解整日哼哼哈哈不知道在幹麻的小孫子心中在想啥? 小孫子對於身穿花布衣,總愛到大樹下拉胡琴唱歌仔戲的阿嬤發出"嗤"聲,覺得那是老古板的東西。

音樂響起時,還沒特別的感覺,但當歌仔戲旋律浮現時,畫面卻意外的轉變了。

挑染金色長髮、身穿黑皮衣、破牛仔褲,整日哼哼哈哈小孫子組成的電音團豋場,而主唱居然是身穿花布衣,總會在樹下哼唱都馬調的阿嬤~~

妙的是,阿嬤完全知道孫子要什麼,想表達什麼,所以阿嬤唱出孫子要的東西。

孫子呢,完全知道該如何發揮阿嬤既有的歌仔戲趣味,還能讓阿嬤延伸出極具時代的震撼感。

從頭到尾,充斥著不落俗套的音樂性,搭配你可能永遠都無法跟他聯想在一起的台式歌仔戲,完全沒有違和感,不僅如此,聽起來真的很流暢、很舒服,可以靜靜聆聽享受的那種音樂。

我是不太懂電音這旋律,對於歌仔戲的認識,除了早期的楊麗花、葉青跟比較近期的河洛歌仔戲團外,認知也有限。"我身騎白馬"這張實驗性質頗強的專輯,雖然沒有教會我"電音"及"歌仔戲",卻讓我見識到原來音樂真的可以這樣玩。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