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Na妹Q我,問我星期六7:30 am to 12:00 有沒有空,我想說,早上七點三十分,仙女應該是有空的(誰清晨七點三十分會沒空啊)。

結果是要約我去看米勒。

所以今天七早八早就起床出門了,氣溫約末三十度。

說起來我跟米勒不太熟,繪畫也看不太懂,但人家大老遠從巴黎來台灣,總是要盡一下地主之誼。

其實展出屬於米勒的畫做不多,當然最有名的就是晚禱與拾穗。

若不曾那樣近的欣賞這幅畫,不會被他感動。

看著拾穗畫作旁的說明,突然鼻酸了起來,畫家用他的觀察,將思想表達在畫作上,傳達了他想傳達的對社會的批判。

透作畫作遠比透過文字傳達是比較不容易的,至少就我而言,很難理會的到。

反而纏繞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是想再到巴黎~~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