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笑笑審計風雲就是這樣而已,沒想到看了第二回後,我錯了~~我致歉~~我收回~~我更正~~這個審計風雲真的很好看。

雖說講的是審計專業工作,實則描述的是高度經濟犯罪。

小小查帳員若衫健司憑著對審計工作的榮譽感,力抗銀行與大公司,抽絲剝繭的找出公司與銀行勾結作假帳的證據。

生產國王餅乾的飛鳥屋,其租借倉庫之清波興產發生大火,擔任飛鳥屋主查工作的健司與中山兩人,對於飛鳥屋帳上對於倉庫失火卻無任何帳載紀錄感到奇怪。

雖然公司說明了"因為失火的是清波興產,與飛鳥屋無關,但因為是關飛鳥屋,所以公司高層才會出面道歉",也說明了為何火災損失跟理賠收入都沒有入帳的原因,但健司與中山就是覺得很奇怪。

飛鳥屋之會計小姐想知道在清波興產工作的父親因火災殉職的原因,將清波興產的財務資料給了健司,奉行查帳就要到現場的健司與中山,分頭到名古屋及倉庫清查實務,發現清波興產的不動產價格高估了近日幣三百億,而倉庫內的大量過期產品更是驚人,才爆發出飛鳥屋為了創造營收,創造清波興產,用以吸收不良存貨之事實。

而這複雜的經濟犯罪,背後的黑手居然是清波與飛鳥屋的融資銀行-東都銀行。

一但飛鳥屋舞弊事件爆發,東都銀行也將不保,而執行的十年審計工作的日本會計師事務所,恐怕也難辭其疚。

究竟要公司垮台,還是要放水留他一條生路? 究竟"嚴格審計"(坦白說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嚴格審計是有多嚴格)是否真的能遏阻經濟犯罪? 而嚴格審計之實施,是否將成為壓垮日本經濟的稻草? 是這部戲裡在辨證的。

但比較引起我興趣的是"審計員"扮演的角色。

現實中,健司跟中山這樣的審計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這兩個人幾乎是以調查企業是否有舞弊來執行他們的工作。也才會引發飛鳥屋內部員工提供公司內帳作為證據的情節。

故事峰迴路轉,東都銀行似乎已經聽聞風聲,準備要出手對付飛鳥屋或事務所了。

這種經濟犯罪之描述與寫實的手法,真的頗精采,只是套用在自己熟悉的行業裡,有種親切感,卻也有種莫名的違和感。總之,這檔戲不錯,對於想了解事務所這個行業的人,可以來瞧瞧,對於純粹想了解做假帳虛增營收手法,精密複雜犯罪的朋友,更需要慢慢看。

塚本高史(健司),銳利的眼神,真的跟Rocker裡那個娘娘腔差好多啊,我看了好久才認出你來~~

第二回結尾,健司與事務所所長在Bar台的對話,讓我深深為他倆的關係起了莫大好其心,這兩人~~應該不是所長與查帳員間那樣簡單的關係吧~~

很期待第三回耶~~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