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2007冬季日劇就on air在追這檔戲了,但昨天看了醫龍穿梭兩間手術室,同時救小隆跟霧島軍司,今天看了醫龍2第一話,預計要開三刀,先是公開手術、再來剖腹生產,然後開心救媽媽,接下來好像接力賽跑最後一站的去救新生兒,一連串的"大手術",隔著電視清晰無比的畫面,真的有驚心動魄之感啊,尤其昨天霧島心臟破裂血噴出來時,本仙女正開心的吃著點心啊,差點~~~~~。

但緯來居然把首回拆成上下兩集,真可惜。

朝田龍太郎,果然神之手啊~~~~~~~~~

緯來真的是寒假強檔,部部強啊,播完交響情人夢,接著是松本道明寺的料理新人王(料理新鮮人),餐廳裡的經理、領班、二廚恰好是與明真北洋醫院有關的片山(內田由紀)、霧島軍司(北村一輝)跟藤吉大夫(佐佐木藏之介),不知道會不會兩小時看下來,人都錯亂了。

寒假播料理新人王真是高招,很多學生放寒假白天打工被賞白眼,晚上回家看新人王被廚房老鳥欺負,不知道會不會心有戚戚焉抱電視痛哭??
---------------------------------------------------------------------------------------------------------------
(以下是日本首播的心得)

看完醫龍二第一話,我真的瞠目結舌、熱血沸騰了。

最近看了三部與醫生有關的日劇,2006五島醫生診療所、用心再看白色巨塔(好啦我承認,當初電視播出的時候,眼睛只看唐澤壽明跟江口洋介),再來就是這個醫龍二了。
 
五島醫生與醫龍,我都是直接看第二部,換句話說,五島醫生為什麼會到志木那島當起守護神,你問我我也只能兩手一攤叫你自己去查維基;然後醫龍小組為何解散後又重逢,我也沒頭緒。
 
但三部描述醫院(或醫術)的日劇,給我的感覺卻完全不同,先說醫龍。
 
說醫龍二第一回是SP根本不為過,演了兩個小時吶,劇情緊湊沒有廢話,人物豋場、選角都頗有味道,最厲害的是,那兩個小時內,朝田龍太郎你這個怪卡,居然開了四、五個心臟手術(真正的開心手術到底有幾個,我也沒數,但至少有四個),而且每顆心臟都那麼像真的,嚇死我了。那麼精湛的外科心臟手術,我只在一個醫生身上看過,那個人叫怪醫黑傑克。
 
我想演員光背那些醫療專業名詞就很頭大吧,作為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我,那些艱澀的繞道手術、大動脈小動脈、什麼Batista開心技術、woodstick或二尖瓣逆流的我都有聽沒有懂,但電腦動畫解說的效果不錯,手術場面也很逼真,尤其是大動脈出血衝出胸腔的畫面,看起來很驚人。
 
醫龍二是原班人馬再次演出,對只看過第二部的我,其實每個演員的豋場都是驚喜,尤其看到中段霧島軍司救星般豋場那一幕,彷彿看到Bambino的華麗領班一樣。然後水川妹妹看到朝田時,脫口而出那句:龍~~,害我以為手術室門口站著的是小提琴系的搖滾白痴金髮峰龍太郎,差點咖啡就噴出來了;第一個被我認出來的小池,那個大大的眼睛,連手術帽跟口罩都遮不住呢。
 
但醫龍太過於英雄化了,連朝田在天台上練習時,背後都還隱約打上一條龍;朝田龍太郎所率領的醫龍Team,劇力萬鈞有餘、深刻感人不足。說劇力萬鈞,第一回幾乎就把各種艱難的手術都開完了,連隔著電話口傳心授,朝田都能完成艱難手術,甚至最後自創新的手術方法,看的讓人捏一把冷汗,那時真的很怕那小孩會這樣就夭折了。
 
但醫龍卻少了醫病之間那種深刻感人之處,只有當執意生下小孩後再接受開心手術時,媽媽看到初生嬰兒那一幕,讓我有感受到母愛的偉大而稍稍感動了一下。
 
如果說醫龍表徵的是朝田式的醫界英雄,那五島健助之荒島小醫生,我感覺就是醫界的反省。
 
五島醫生診療所2006真的非常很好看,我看完後很感動,因為太感動反而千言萬語遲遲寫不出心得。
 
這部2006五島醫生,在我電腦裡住了一年,我才把他打開來看,主要原因是對類似急診室春天這類的題材沒有太大興趣,再來是外貿協會鑽石會員的我,根本不認為我嚥得下既無俊男、也缺美女的荒島醫院的故事。
 
但五島健助啊,用他的聲音征服了我。
 
同樣隔著電話,第一集裡是五島告訴渡輪上的護士彩佳,如何用美工刀跟吸管救回村長,那幕很緊張,演戲的緊張,看戲的也緊張。當想像用粗造的美工刀做氣管切開術,然後還要插上一根麥管時,一個不慎很可能就會出人命,我都嚇到差點看不下去。但五島健助卻用他冷靜的聲音,一步步的鎮定了彩佳的心緒,也讓在鏡頭前的我,感受到莫名的心安。
 
所以一開始,不是劇情吸引我繼續往下看,而是想聽五島健助用他那沉穩的聲音表達一個醫者的心。
 
直到當婦人得了胃癌末期,被五島宣判只剩三個月,後來又因為癌症治療起效果救回一命這裡,整部戲落入了最深的省思。
 
 即使在第一次開刀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蔓延,映證各項病例判斷病人已經活不久,但醫生,能不能那樣殘酷的宣告一個人的死期呢? "我曾經判了她死刑",這樣的事實,深深打擊了五島健助。
 
後來新聞上報導嚴長壽先生,也曾經歷醫生殘酷無情宣告他的岳父只剩幾個月壽命,但家屬不放棄繼續救治後,他的岳父又多活了五年。當我看到這新聞時,腦海裡不由自主的就想起志木那島的五島健助。
 
生老命死對很多醫生而言,可能因為太常接觸,而成了生活中稀鬆平常、司空見慣的事。但病人呢? 當醫生做任何宣告前,是不是真的理解過病人或病人家屬的心情呢? 還是就得像東京醫院裡那個醫生,面對手術台上躺著的是心愛的妻子,導致無法客觀冷靜執行手術,害妻子成了植物人,從而領悟出,要把每個病患都當成"病例"而不要涉入太多醫病間的感情呢?
 
五島跟東京醫院裡的醫生,恰好就是兩個極端的反差,因為彩佳開刀的狀況,引發這兩個醫生重新審視醫病之間的關係。好像漫畫也還沒畫完,所以,還滿期待第三部可以好好來探討這問題呢。
 
白色巨塔,應該就不用再多說了。但我只要想到財前五郎歸西前,岳父摸著他的頭髮說:"五郎的頭髮好茂密。"就忍不住辛酸啊,我可憐的五郎(唐澤啊)啊。
 
(p.s. 忘了講,五島的主題曲-乘著銀龍的翅膀真的超級棒的,我聽11遍,就起11次的肌皮疙瘩,中島美雪真的太厲害了,怪不得千秋會唱你的地上之星呢,呵呵呵。)

    全站熱搜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