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以上以下圖片,皆來自車庫娛樂 FB OR 網路)

檢方的罪人這本原著一直在我的購書清單中,打算等出版社出版電子書後立刻購入(轉頭注視我家書櫃),沒想到等著等著,電影都上映了,電子書還遙遙無期。然後八月去日本時,剛好戲院上映這部電影,知道台灣10/19上映,早早就排好今日行程前往觀賞。

這部電影的宣傳,自然是打著傑尼斯兩大偶像木村拓哉+二宮和也世紀首演,還貌似看到"推理"之類的字眼,相信我,兩大偶像世紀合演是真的,但推理~~~完全沒有!!!

我真心是因為兩人共演去看的,雖說想買原著(想買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水瓶座特徵之書名對我胃口XDDD),但也完全不知道故事劇情大綱是什麼,抱著無知的狀態去看電影,看完覺得真的好看。

這部電影其實非常長,總共123分鐘,分為三個parts,但看下來卻不會難耐或艱澀難懂之感,電影開頭的建築倒影讓人驚艷,看完電影後才體會到是在隱喻凡事均有一體兩面。當你身處不同立場,站在不同角度、面對不同人物時,面對同一件事,可能會出現截然不同的想法與做法。

所以,電影海報上的"正義與私心,只有一線之隔",才更貼近這部電影想要闡述的內容。

日劇或日影,特別是類似這種社會刑事案件或職人劇,很常看著看著就過於說教或是熱血,十部大概有九部最後都會走上這路數,但這部檢方的罪人,卻幾乎沒有出現類似這樣的"我稱之為通病"的情況,或許,開頭最上前輩(木村拓哉飾演)對著一幫新出頭檢察官那段結業前教學,有一點點那麼說教的意味,但導演的手法,是讓最上用最平穩的方法與口氣緩緩講來,透過傳授資深檢察官多年的辦案經驗,與即將成為檢察新星的後輩,互相砥礪。

電影很快地帶入重點(不快也不行,才兩小時XD),四年後的沖野啟一郎(二宮和也 飾演)被分派到最上毅組內工作,我本來以為這兩人會因為案件的問題,有很多精彩對手戲,結果~~~~好像並沒有耶,就是很職場上前輩+後輩那種檢察官的日常,連最後對於"正義到底是什麼"產生歧見的部分,也被處理得非常成人、非常冷靜。反倒是各自面對其他共演的火花,才劈哩啪啦。

先來說說二宮,他的演技是有名的,剛開始的面對尊敬的最上檢察官表現的自然中規中矩,直到他審訊嫌犯松倉的那整段所爆發的能量真的好驚人,把我嚇到。想說你一個長的娃娃臉清清秀秀的人,哪來那樣大的爆發力與驚人丹田,配上幾乎沒有停頓的咄咄逼人,連我坐在電影院的觀眾都覺得心理壓力大到快瘋掉。最厲害的是,他情緒轉換之快,本以為他恢復冷靜正常了,下一秒又突然大爆發嚇死寶寶跟嫌犯了~那種緊迫盯人的心理威嚇與高壓的逼迫手法,就算人不是我殺的我也會承認XDDDD

7054-201810191446178111.jpg

再來說說最受矚目的木村拓哉。

我承認,進戲院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但我不承認我是他的粉絲,只是習慣性的,有幾位演員演出的電影我就是會乖乖買票看。

同行的親姑看完電影後,大家一致覺得木村演得很不錯,但好像就是擺脫不了"木村拓哉"這四個字的魔咒,我不得不說,木村拓哉若要擺脫這四個字,拜託走路的姿態可以配合角色改變一下嗎。我知道這有點難,但他第一幕是拉背演出,走出第一步就看出是"木村拓哉",因為那個背影跟走路的姿態已經太深入人心,第一秒沖入腦海的不是檢察官最上毅,而是木村拓哉來了。這是我小小心得啦,鐵粉不要來戰XDDDDDDDD

除此之外,關影過程大多時候會讓我忘記他是木村拓哉,而是那個為朋友、為初戀、為家人的最上毅,他有讓我感受到不同的情緒。

比如剛開始,他向他的舊日同窗兼至交透漏賄絡案偵辦進度(可能因為著墨不多,加上隱射日本政府高官,所以老實說我有點看不太懂)那段;親耳聽到犯人講述犯案過程時候的情緒;早上睡醒和他的繼女家常的對話;扣下板機的驚慌失措等,都還滿讓我入戲的。

當然,其他人的表現也很讚,尤其是那個嫌犯松倉,整個人好變態,看的好噁心;松重豐演出的腳色-最上的線民也讓我覺得高深不可測,只是比較可惜,可能限於電影篇幅,所以他跟最上間的關係沒有辦法鋪成的很完整。

至於這部電影再說什麼呢,我們就拿電影公司的文宣來大致講解一下。

正義與私心,只有一線之隔。

經驗尚淺的年輕檢察官沖野啟一郎(二宮和也 飾),被分派到最上毅(木村拓哉 飾)的組內一起工作,最上毅是組織內最受矚目的檢察官,其獨特的直覺和偵查能力令旁人趨之若鶩。某日,東京都內發生了一起殺人案件,凶手身分不明,負責此案件的最上和沖野,在辦案的過程中找到了一名嫌犯松倉,他同時也是25年前某起殺人懸案的嫌疑人。最上與沖野執拗地訊問松倉,但松倉堅決否認犯案。沖野漸漸發現,最上似乎已將松倉視為犯人而開始採取對策,沖野對於最上的做法感到相當疑惑,兩人之間遂產生裂痕,他們之間的對立也成為了偵辦案件中的變數……(以上來自車庫娛樂的FB)

上面電影文宣只講了一半,最精采的下半段是要觀眾看過電影才知道。

所以當要開始講心得,無可避免就會提及後半段,因此,以下都是雷喔~~~

正義,到底是什麼? 當法律無法懲罰加害者,那是正義嗎? 或者說,當法律成為加害者的保護傘,那被害者的正義,該由誰來保護? 這是看完電影後,成為我們討論的重點。

如果我是最上毅,當我親耳聽到20幾年前,涉嫌殺害初戀-由季的嫌犯松倉,如何毫無悔意的講著他是如何逞凶,卻因為法律追溯時期已經失效而拿他無可奈何,即便是代表法律正義的檢察官,我會如何?

是遵循法律然後看著松倉大搖大擺的活著,還是私自用法律所教導的手段,為被害人討回公道?

最上毅選擇的是後者,但沖野啟一郎選擇的卻是前者。

如果只是講述松倉一案,這故事就會顯得薄弱,本來大部分證據跟證詞都顯示松倉極有可能就是殺害老夫婦的嫌犯,不管是當年的警方或現在的檢察官,因著他之前犯下的滅門案及荒川少女勒殺案,都產生心證認為松倉一定是嫌犯無誤,前兩個案件被他狡詐的逃過法律制裁,警方跟最上都認為這次一定可以將他繩之以法。

但是沖野與他的事務官橘 (吉高 由里子飾演)卻認為不應如此驟下結論。

然後,真正的嫌犯弓岡現身了,在餐廳裡自吹自擂說著只有檢警才知道的兇殺情節,大家發現松倉可能是無辜的,但是這樣的發展,卻讓最上無法承受,他情緒激動地看著他收藏的法槌,那一幕我好深刻,也可以理解他的痛苦。

只有真正的嫌犯消失,把證據重新指向松倉,才可以為由季申冤,也沒有讓殺害老夫婦的兇手逃過制裁,加上他的同學因為賄絡案而跳樓身亡,他不能眼睜睜看著軍國主義在日本重新抬頭,那是危險的,他必須採取行動,所以,他啟動私刑,成為檢方的罪人。

他誘騙弓岡消失,然後扣下板機,殺他滅口;他栽贓證據,操弄辦案,讓松倉成為唯一嫌疑人。

沖野與橘發現事件的詭異,他們查證了原來20幾年前的最上,就投宿在由季父母所開設的學生宿舍,甚至與由季關係密切,於是他們猜測最上似乎有心要藉由老夫婦命案,讓松倉成為殺人兇手。最上留有一手,在眾人面前抖出橘原來是出版社的臥底,來檢察廳要爆料寫書的,橘就離職了,沖野無法接受最上這種做法,也跟著離職。

這對前檢察官與前事務官,為了彰顯法律保護無辜者的正義,為了不讓松倉案成為冤案,於是找了律師為松倉辯護,沖野甚至提供所有他在偵辦這個案件時所有的證據給律師,作為辯護之用,他無視於檢察體系有關偵查不公開的規定,做了可以被撤銷律師資格的事情,最後,松倉真的被判無罪當庭釋放,他,也成為了檢方的罪人。

很諷刺的是,松倉無罪釋放,律師團幫他開PARTY慶祝,沖野與橘甚至前往會場要對他在調查過程中所受到的心理攻擊而致歉。

7054-201810191446179386.jpg

劇情最後,當然就是最上與沖野師徒對於正義的辯論,但是,有誰贏嗎? 

我最想知道的,其實是法律追溯期這個規定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我不是法界人士,不太了解當初設立這個規定的原因是什麼? 但這個規定,卻讓我覺得是高舉正義的法律為加害者設下的保護傘。被害者的生命已經消失,但是被害者親人、朋友的痛苦卻是一輩子的,這些痛苦,不會因著追溯期限到而自動解除,反而會因為無法讓真正的凶手受到制裁而更痛苦。

更何況是眼睜睜活生生看著逃過追溯期而囂張的兇手,耀武揚威的在你眼前揚長而去,那恥笑法律的神情,那種你拿我無可奈何的嘴臉,真的會讓人無法忍受啊。

最上的心情,大概就是這樣吧,痛苦的情緒主導了一切,所以他要松倉經歷被法律審判的痛苦過程,卻忘了弓岡也是一個需要讓法律審判制裁的罪人。

你說沖野與橘有錯嗎? 似乎也沒有。

他們一個曾經看過冤案是如何的害慘自己好友一家人,一個是認定法律應該要保護案件的無辜者,即便他曾是人人可誅的惡魔,但在制度之下,他無罪就是無罪,這樣看來,好像也沒錯,但卻很難獲得我的認同與共鳴;他避免了松倉因第三個案件而產生冤獄,卻無視於前兩個案件,應該還給被害者的正義。

所以他們都是檢方的罪人。

但真正的罪人,卻是這讓人無法理解的法律與制度。

是說,如果最後松倉的下場是活跳跳的離開,我應該會無奈到掉淚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icechen06 的頭像
alicechen06

仙女的異想世界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