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png

(以上以下圖片,不是來自天盛長歌之官網,就是來自網路~~ps. 這有啥不同嗎XDDD)

天盛長歌真是一部毒劇,越看中毒就會越深的劇~~

以上,是總結(大笑)。

最近我身邊的人兒,每天都在團抱皇上與各宮娘娘們,簡直到瘋魔的地步,偏偏我這人,喜歡當"先知道劇情的先知(大笑)",對於後來才入宮的那些妃、嬪與貴人們,我一概是看他們在那邊討論劇情討論很開心,偶爾以高貴妃嗤之以鼻地神態出來評點兩句之後再飄然遠去,然後回頭再繼續啃我的天盛長歌。

跟著on檔一天天的追完天盛長歌後,一邊立馬重新蕊第二遍。雖然因為廣電一把刀跟集數限制的原因,導致故事情節與劇情推進陷入非常嚴重的比例失衡問題,也不免犧牲掉一些配角的精采戲分(例如:我的13爺袁弘啊啊啊),但至少(我認為啦)劇組們應該有努力把主線故事講到完整(雖然還是剪了很多)。加上一來是我覺得這部電視劇是近年我看過,不管是劇情、演員、服裝、道具、音樂等屬精彩豐富之作。又因為已經知道整個故事,所以回頭再看,便發現很多第一次沒看到的細微所在,發現每場戲幾乎都有讓人可一再咀嚼,越咀嚼越覺得妙趣橫生之處。

這部戲讓我破了好多先例,幹了好多我自己都沒想過的癡事。為了他,我居然去開通了IG,只為了每天看一下我坤哥的盛世美顏;為了他,我居然去加了WeChat的討論群組,每天帶著傻笑,看著好幾百則來自五湖四海對本劇的讚嘆與討論,都有一種吾道不孤,與我心有戚戚焉的感覺;為了他,我居然默默把古文觀止、唐詩一百首這些典籍置於床頭打算認真拜讀;為了他,我居然用兩天中秋假期,把謝金魚的拍翻御史大夫看了三卷多還欲罷不能(咦XDDD)。

雖然我周邊沒人在看這部戲,但我相信珍珠蒙塵,他總有大放光彩的一天,因為好戲是不會寂寞的,他只是還沒有被人發現而已。

看這部戲,千萬不可快轉;不可急躁;每一句台詞,每一個畫面,每一個神情與姿態都有故事,他可能不像其他戲劇一樣的直白與淺顯易懂,但妙處就在當你越是細細思考那些情節與對話,腦子就會出現好多想一吐為快的想法。

這部戲一點都不懸疑,他沒有隱身在幕後的大魔王,人物的是非善惡、是奸是忠,都毫不掩飾甚至一開場就告訴觀眾;故事情節上,老實說也沒有什麼曲折離奇之處,就是很平舖直訴、順理成章的該演到哪就演到哪,該發生什麼事就發生什麼事,該一起就一起,該分離就分離,該殺就殺,該吵就吵。這樣講來,這部戲應該無趣的很,但奇就奇在,明明知道接下來要虐天虐地虐我寧弈虐我知微的開虐了,常常是懷抱著沉重無比的心情開看,看完後又無限滿足的期待下一集(我說我也真賤XDDD),即便最後並不是王子與公主過著快樂幸福日子的結局,但反而種下更多的依依不捨與難斷難離。

所以,這部也沒什麼雷可踩,但若真的不想被雷,就左轉吧XD

--------------------------------------------------------------------------------

是說,前情提要很長,以下直接進入正題。

這故事就是說有一個叫天盛王朝的六皇子寧弈,在被關了八年出獄後,用他的智計謀略,要為他的阿娘(母妃)與三哥寧喬沉冤昭雪,同時一步步登上帝位。在過程中,他遇到了前朝九公主-鳳知微,一個是起兵叛變成立新朝的帝王之子,一個是要被趕盡殺絕的前朝遺孤,他們倆的上一代殺紅了眼,所以天生就應該相剋應該是死敵的這兩隻皇子公主,卻又是如何相愛相殺的走到了一起,又走到了絕路的故事。

一開頭就先講了一下大成王朝是怎麼被滅的,因為大成哀帝荒淫無道(是說,這哀帝是扶搖裡的長孫無極與扶搖的後代,居然搞到荒淫無道真是愧對你家祖宗啊XD),導致民不聊生,各地諸侯揭竿起義,然後被閔海侯寧世征推翻了,建立了天盛王朝。

歷史都是這樣,有句話叫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就算上一個王朝的皇帝昏庸到人神共憤,但就是會有孤臣相挺,總是想保留皇家一絲血脈,希望有天能東山再起,演出一部復國大業。

寧世征(也就是天盛帝+寧弈的爸爸)也深諳其理,他的龍椅要坐得穩,就要鞏固皇權,剷除任何可能的異己,於是他派遣大皇子寧川(當時不知幾歲,但看起來至少是可以上戰場殺敵的少年將軍),以及六皇子寧弈一起去追剿大成暗衛血浮屠殘部與遺孤皇九子。

不知道的人,會想說六皇子寧弈當時也應該是個少年將軍吧,不然怎會到前線去追殺敵人? 

但我當時看到六皇子小寧弈,嚇了一跳,這不是一個小孩子嗎? 果然,人家當時被他皇帝爸爸派去剿亂的時候,只有八歲~~~

八歲啊~~~各位觀眾朋友,你沒有看錯,是八歲,不是十八歲,這~~~皇帝居然派了童工,不是去幫母妃做做家庭手工藝幫皇室賺一點銀兩,而是去戰場上殺人,這樣對嗎? 

2018-09-25_232302.png

我認識的很多八歲小孩,出門過個馬路,上學搭個公車,都還要父母長輩手牽著手帶著走,但人家八歲寧弈,卻已經是被他爹坑去殺敵,而且是跳過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就可知道這個小孩~~~不簡單。

這樣早慧的小孩,長大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大奸大壞,一是大忠大善。

"他們都是因為你而死的,你不配擁有這樣安逸的生活"。

長大後的寧弈,來不及變成大奸大壞或大忠大善,因為在他追剿大成遺孤當時,受了重傷,醒來後,本來天天跟他在花園撲蝶採蜜躲貓貓的母妃居然"病故",本來寵愛他的父親也不理他了,不過就是受了傷睡了一覺,他的天地就變色了。就算他天性聰穎,但畢竟只有八歲,他想不通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幸好,他的三哥用手足之情溫暖了他,卻又在他18歲那年被誣陷死了,他也因案入獄,度過了8年,出獄後,已是26歲。

他的皇帝爸爸可以一直關他的,但那年發生了瘟疫,寧弈在牢裡沒事可幹,愛上了織布、縫衣,不當皇子,改當設計師,還當的不錯,織出來的蜀錦洛陽紙貴,人人都要有一件,所以他賣了所有的布料去賑災,讓皇帝行大赦之法,準他出獄。

趣味來了!!! 出獄後的寧弈,第一件事就是去叩謝聖恩,這應該很正常吧,沒錯,他去了,但是卻喝得醉醺醺的,到了楓筠軒門口,還大吐特吐的吐了一地,連皇帝爸爸的面都沒見到,就說兒臣失禮不宜見駕的轉頭就走了~~~

什麼鬼? 你被關了八年,出獄後去見皇帝,不是應該清醒的去嗎? 不但醉了,還吐了你阿爺房間門口一地,是皮在癢,覺得牢飯好吃,嫌關的不夠久,還想立馬回宗正寺繼續蹲苦牢,當頂尖設計師嗎?

他故意的啊,他一直不是一個乖乖聽話的兒子啊~~在出獄第一幕就展現寧弈的性格,他怨他惱他氣他恨,他認定皇帝大赦他就不會輕易再把他關回去,但他被父親無視十年又被狠心幽禁八年的怨,不吐他心中不快,所以喝的酩叮大醉,還忍到他爹房門口才狂吐。

皇帝爸爸沒想到寧弈會來謝恩,嚇了一跳,卻對他酒醉失態也沒有任何責備,反而語重心長的說,彷彿聽到黑夜中私語,好像微風初起,許多人都充耳不聞,卻預示著暴風雨將要來臨。

我說,薑是老的辣,歷來能當上皇帝的人心思都很難料,人是你放的,也知道寧弈的回朝將引起狂風暴雨,這個當爹的有夠腹黑到你幾個兒子都不如你。

這部戲真的無法快速觀看,也勢必需要細看再看才能領略他的隱約之美。

第一次看時,只覺得這個寧氏家族莫名其妙,老子妙妙,兒子也妙妙,一個被關八年出獄的小裁縫,可以讓權傾一時的太子擔憂到立馬召開皇子高峰會議,讓他親爹預告寧弈會把這攤如死水般的朝堂再攪得風雲變色,那如果這樣就不要把人放出來,然後THE END~~全劇終XDDDD

楚王賣布賑濟災民,獲得了大赦,當朝的太子與眾皇子怎能被比下去,立馬拿錢出來又是修渠又是賑災的,這種好事默默做才是真善,但拿出來朝堂上歌功頌德一番可就是聽者有心了。

所以隔天楚王跪在殿外,聽到一干朝堂大拍太子馬屁,他不齒的笑了。

在寶座上的皇帝爸爸,不發一語,就聽眾人在那邊講一些廢話,聽煩了開口卻不是賞賜,而是問了:寧弈呢? 怎不見他上朝? 昨天不是才說要來謝恩嗎? 這死小子人呢?

殿外的寧弈整了整臉色,本來一臉的不齒不屑不開心,立刻換上一張可憐兮兮,委屈萬分的孬樣,是說,寧弈是人格分裂還是哪裡有毛病啊? 變臉也變太快。

2018-09-26_004838.png

眾人只見六皇子寧弈跪在殿前,卑躬屈膝,十足懺悔模樣,寧弈得見天顏,並不是飛撲到父皇腳下叩謝聖恩,而是一步一委屈,邊走眼眶邊紅,然後來個未語淚先流,一句話都不說搞得皇帝旁邊的給使(內監)還提醒他要謝恩啊,但他不語就是不語,光流淚。

他給了太子一個展現親民愛弟胸懷的機會,太子就問他是不是病了,要不要宣御醫之類的,殊不知,寧弈在殿外都沒聽到他皇帝爸爸對之前朝臣拍太子馬屁講任何一句話,明顯就是不開心了,所以進殿後繼續挖坑給太子跳,第一句話就是感謝太子哥哥手足情深,想煞臣弟了,嘴巴這樣講但他意思就是他在獄中想了八年,要如何千刀萬剮手刃太子為哥申冤,太子壞事做太多,聽到這句話都抖了XD,接著就說他是罪臣,不配也不能在承明殿妄言。

大部分太子黨的朝臣聽到楚王這些話,以為他有自知之明,卻不知道這是楚王在嘲諷太子,因為接下來皇帝爸爸劈哩啪啦的開口講了一堆話,半白半文的很難懂,其實大意就是這個承明殿是拿來討論國家社稽之事,能站在這裡的人,都是英才不是馬屁精,能在這裡討論的事,都是要能入典入籍的大事,要講屁話就回家去給我講不要在這裡浪費你北的時間,白領國家的俸祿~~~balabalabala的。

所以楚王很好,知道什麼該講什麼不該講,以後不可再自稱罪臣,換句話就是說,該講啥就講啥,你爸給你靠XD,

短短幾段話,就把朝堂態勢、皇帝高度、楚王態度表達的非常高妙,初看真的會有你們這些古人講話可不可以白一點直接一點,再看就會覺得這部戲每個人罵人、挖坑、打臉都很有學問,很高深,堪為我輩奉為圭臬XDDDDD

寫了這樣多,這第一集才過去20分鐘(大笑),可見這戲得多努力去品啊~~

反正把寧弈放出來是皇帝阿爺的計謀,第一件事就是給他派差事,讓他去執掌青溟書院。當皇家學院的校董,幫著一起為國家選拔人才。這下可不得了,寧弈被關這八年,青溟根本就太子把持的,所有從青溟出來的人都被稱為太子門生,所謂門生就是要以太子馬首是瞻,未來要成為朝臣,所以一群人就出來雞雞歪歪大呼小叫皇上三思萬萬不可,誰講都沒用,青溟的院首-辛子硯-也就是校長大人出聲反對了。

他說寧弈當初是犯了罪才進了宗正寺,第一,無召不得私自離京,第二,不可跟將領私下通信,寧弈被關就是犯了這兩條,八年前他就是偷跑出去,跟一個叫袁冲的將領的不知道幹了什麼,這不忠不孝之人,陛下要放他出來是陛下的自由,但要讓他來當校董,本人絕對不接受之類的~~~

校長反對是沒關係,反正你有你的立場,找一個空降的皇子在你跟前指指點點想必誰都不樂意,但是辛院首拒絕聘用寧弈的理由,初聽沒啥感覺,細思才覺得這群古代人也太沒法治觀念,太不講人權(你誰啊XD)。人家都已經被關八年,都已經認錯了,不該給人一個機會改過向善嗎? 

好吧,其實是我們誤會辛院首了~~~原來他跟寧弈一直是同一路的,寧弈被關這幾年,他可是埋伏在太子陣營當內應XD,幫著打探消息,幫著這樣那樣的張羅一切,出聲阻止寧弈去青溟,是不想讓人啟疑竇,也避免寧弈真被當成眾矢之的,沒走出承明殿就被口水淹死了~~~(寧弈表示:我有在怕的嗎XD)

寧弈回朝登場這一幕,看似懦弱無能,心靈受創,真心悔改,無意朝政,卻只是他從頭演了一齣戲給所有人看。

皇帝阿爺看在眼裡怒在心裡,回宮後在給使面前狂罵寧弈,死小子,你什麼性格我當你老子26年我會不知道? 一個八歲就讓親爹推上前線去追殺遺孤,就懂得懷柔、收買、離間人心的小孩,心智之高,能力之強,除非是腦病變,不然就算關上十八年,他依然不會是一個好對付的人。

既然是一枚到處都可以把人扎出血的釘子,不好好關著,放他出來成為行走的凶器,隨時會引爆的地雷,皇帝阿爺又打什麼算盤呢? 

這個天盛王朝啊,看起來國政好像也還好,除了大悅、金獅兩個屬國之外,好像也沒有虎視眈眈難對付的強敵環伺,眾皇子們表面上看起來也兄友弟恭其樂融融,所以既沒有外患也沒有內憂,那皇帝到底是要幹嘛呢?

人家不演出來,不代表沒有問題,皇帝的三言兩語就說明了他的憂患: 天下姓寧,但朝堂快姓常了,也就是外戚勢力已經讓皇帝無法忍受了。

既然沒辦法當校董,那就跟大臣的女兒聯姻吧,先找一個靠山給寧弈靠,免得他無權無勢糊里糊塗死了,同時離間分化大臣之間,來達到削弱常家勢力的目的。所以他找了秋督都的女兒秋玉落要給寧弈當王妃。

秋家也不是白癡,皇帝這樣做就是要讓他們跟常家做敵,一個剛出獄的楚王有什麼搞頭,別說對抗常家,搞不好幾天後又得罪皇帝被抓進去關了。所以,常家夫人就想了狸貓換太子的方法,讓秋嘟嘟的外甥女-鳳知微代嫁,上繳了鳳知微的庚帖。

020.png

女主角鳳知微,到現在終於登場了XDDDDD,而且我覺得,鳳知微很漂亮~~~

寧弈跟辛院首這兩個人要見面,得偷偷摸摸來,就約在布裝裁縫店,畢竟咱楚王的正職是裁縫,副業才是當個閒散王爺。在量身材衣這段裡,也鋪陳了辛院首跟寧弈的關係。

辛院首是寧弈三哥的摯友,在他哥活著的時候,他們彼此不認識,初識的第一天就是寧喬死的那天。寧弈活著的心願是要幫三哥復仇申冤,辛子硯卻多了一個心願,就是受寧喬委託要輔佐寧弈成為一代明君。

皇帝阿爺要塞一個王妃給他,辛子硯要輔佐自己成為明君,也就是要奪嫡,但他們好像都沒問過楚王肯不肯娶,想不想當明君?

寧弈說這個婚結不得,而且他也不想結,也不緊張(反正秋嘟嘟會比較緊張),一來就算真的娶了,他認為秋家幫不了他什麼,再來,是我認為他覺得婚結不得的理由,是不想拖一個無辜女子下水受累,他要復仇,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可以鑽營,但因為他而誤了一個無辜之人,應該不是他所願。

他從沒想過當一個明君,但他對國政卻有一個理想的境界,只要是能心懷天盛子民胸懷天下,均可為明君。但現在朝堂是非不明,小人當道,奸佞掌權,前景堪憂,如果不能除惡務盡,還天盛一個清明朝堂,就算他當了皇帝又如何? 所以他的理想是剷除這些惡,而非奪得那些權。

回頭看這一段,就知道這對君臣雖然看似目標一致,但原則理想與做法卻不相同,最後會翻臉也不奇怪了。

第一集透露出的訊息就這樣多,但演出來卻是步調超級緩慢,節奏超級平緩,真的是很奇妙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icechen06 的頭像
alicechen06

仙女的異想世界

alicechen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